"人口红利"潜伏"人口危机"

“人口红利”是指总人口结构“中间大、两头小”,使得劳动力供给充足,而且社会负担相对较轻,带来劳动力、储蓄的增加等,从而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利。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近日在青岛举行的第二届中国经济50人田横岛论坛上表示,随着出生率的下降,中国享受了20多年的“人口红利”即将枯竭。

“人口红利”一旦枯竭,弄得不好就会转变成一次“人口危机”,首先受到冲击的是经济。“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减少,供养负担增加,势必影响经济发展。正如蔡昉所说:“在过去的20多年里,劳动力的充足供给和高储蓄率,为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可观的“人口红利”,其对人均GDP增长的贡献超过四分之一。但是,这一贡献将随着人口结构变化而逐渐减弱”。近年来,沿海地区出现“民工荒”,也透露出劳动力过剩时代即将结束的信号。

其次,冲击的是养老。“人口红利”枯竭,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老年人口比例加大。2005年底全国1%人口抽样显示,我国65岁以上人口达到10055万人,占总人口数的7.7%。按照老龄化评判标准,我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国家。发达国家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基本上在5000美元至1万美元,目前平均达到2万美元左右。而我国在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尚不足1000美元。中国人口结构是典型的“未富先老”。

“未富先老”给养老带来巨大挑战。2005年全国参加基本养老保险人数为1.74亿人,占总人口数的13.38%,远远低于国际劳工组织规定的20%最低线。尤其是留在农村的8亿多人和外出务工的1亿多农民工,基本排斥在养老保险体制之外。由于独生子女增多,传统的居家养老方式难以为继,而养老保障又不充分,养老将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目前,“空巢”老人已有增多趋势。“空巢”老人无人照料,出事无人知晓,已经影响到了老人们老有所养、老有所归。

再次,冲击的是性别比。中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不断攀升,目前已达117:100,比正常值105:100偏离很多。照此发展,到2020年我国将有3000万到4000万光棍汉找不到老婆。湖南省统计局前不久对外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由于多年来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婚姻挤压”效应开始出现。资料显示,30岁以上的大龄未婚人口中,男性占91.47%,女性只占8.53%,男性是女性的近11倍(见5月13日《当代商报》)。

性别比失衡不仅会造成“婚姻挤压”现象,而且,会影响社会不稳定。由于有相当多的男性无法建立稳定家庭,这部分人便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他们要宣泄情绪,却又难以找到适当的地方,于是,不得不放弃人伦、道德、法律的束缚,制造出各种各样的矛盾来,使整个社会无法保持稳定。

要保持社会持续、稳定、快速、健康发展的势头,就必须正视“人口红利”潜伏的“人口危机”,找到弥补“人口红利”枯竭的办法。面对剩余劳动力短缺,急需把经济增长转到提高劳动生产率上来;面对养老保障,就需要建立完善的养老保障机制,确保老有所养,老有所归;面对人口出生性别失衡的问题,就需要采取更为严格的措施,防止人为扼杀女婴或女胎现象。人口政策也需要紧跟时代发展,致力于化解“人口危机”。(作者: 谢茂明)

文章来源: 正义网责任编辑: 张振超_站点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