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大修改党章的时代背景及经过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是在1992年十月召开的,回忆当年形势,正是我国加快改革开放、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取得更大发展的重要时刻,但在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期,由于自然灾害和通货膨胀,经济发展速度有些下降。在国际形势方面,1991年出现东欧政变,1992年又是苏联解体。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也有些人认为社会主义走入低潮,对我国实行改革开放表示怀疑,有的人认为搞市场经济就是走向复辟资本主义,还有些党员干部认为应在党内反“和平演变”。在这种历史背景下,88岁高龄的邓小平于1992年1月动身南巡,先后到武昌、深圳、珠海等地,一路发表谈话,反复强调“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多了,走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实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他还指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这些开创性的思想,引发了人们新一轮的思想解放。

中共中央政治局对邓小平的“南方谈话”十分重视。1992年2月,就以中共中央文件形式印发全国各地党委学习,并于3月召开中央政治局全体委员会议,进一步学习邓小平的指示,研究召开党的十四大的准备工作,确定以邓小平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为这次大会的指导思想,写入十四大的报告和将要修改的党章。江泽民同志还在6月9日到中央党校省部级学习班讲课,讲他对邓小平南方谈话的认识和召开十四大的准备工作。对改革经济体制问题,他介绍了当时的几种建议:一是建立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制,二是建立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三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他要求大家在充分讨论后选择一种。他还亮出他的看法,倾向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最后需要通过十四大代表大会充分讨论后表决通过。

1992年3月,经中央政治局研究,由乔石负责,组建十四大党章修改小组,成员还有曾庆红(中共中央办公厅)、薛驹(中央党校)、虞云耀(中组部)、陈作霖(中纪委)等人。乔石先传达中央政治局的指示,要求把邓小平关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论述摘要写入党章。早在1982年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邓小平就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此后,他又多次讲要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把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与中国国情结合起来,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特别在南方谈话中,他回答了一些人们的疑问,为进一步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因此,在十四大党章中,需要对总纲部分进行较大的修改,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写入党章。

在这次会议中,乔石还把薄老(一波)的一些意见转告我们。薄老认为,在党的建设方面对邓小平的重要指示也可以写进党章,如“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党员干部要带头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特别是对经济建设的领导。”“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等等,但在党章中不宜写出邓小平的名字。乔石还要求我们在初稿写出后,先送薄老审阅,请他提出修改意见。

对党章修改小组的分工,由曾庆红管全面,包括征求各地党委和各方有关人士对党章修改的意见,提供有关党章修改的档案资料,以及在十四大会议讨论表决过程中的安排等事项。薛驹负责党章文字修改起草工作,并从中央办公厅和中央党校抽调一些熟悉党章的教授和研究人员共同参加修改工作。虞云耀负责党章中有关党的组织制度和党的干部制度部分的修改。陈作霖负责对党的纪律部分的修改。在他们的修改初稿分别经过中组部和中纪委讨论同意后,再送交党章修改小组统一研究编写。此后,经过四个月的努力,完成党章修改案的初稿。到七、八月间,由中央政治局常委两次讨论并进一步修改。9月17日由中央政治局讨论同意,提交十三届九中全会讨论,又经过十四大全国代表分组讨论,再次修改,最后在10月18日,党的十四次代表大会对中国共产党党章(修正案)正式通过。

文章来源: 学习时报责任编辑: 卢倩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