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八大修改党章的历史背景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我们党在全国执政后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显示了党的团结和党的事业兴旺发达的一次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代表共1026人,候补代表107人,代表全国1073万党员。50多个外国的共产党、工人党代表团以及国内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代表应邀列席大会。大会的重要议题之一就是通过修改党章来规范和加强执政党的建设。邓小平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9月26日下午,党的八大举行了第十一次会议,按照预定议程,全体代表一致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人们习惯上称之为八大党章。八大党章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的第一部党章。

党的八大是在我们党执政七年后,我国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社会主义建设取得重大胜利,党面临着新的形势和任务的情况下召开的。这次大会对党章的修改主要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进行的:

1.我们国家和党的状况所发生的巨大变化给党的建设带来的新情况和新要求,迫切需要修改党章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新纪元。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个别边疆地区以外,我们不但已经彻底地完成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的任务,而且已经基本上实现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任务。建国七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绩。这一时期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党的主要任务是有计划地发展国民经济。这些情况跟七大党章规定的已有完全不同了,需要通过党章的修改在党章中确定和体现出来。与此同时,党的状况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共产党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国家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一个掌握着国家政权的执政党,已经在国家工作中居于领导地位。党的组织分布到全国每一个城镇和县区,每一个重要的企业,并且分布到各个民族。党员的数目已经达到了1070余万人,比七大的时候增加了八倍,比1949年全国胜利的时候,也差不多增加了两倍,而且多数党员都在各级国家机关、经济组织、文化组织和人民团体中担负了一定的工作。

这些变化,一方面为我们党通过国家政权实现共产主义的纲领和执政为民的宗旨创造了空前有利的条件;另一方面,也使党的建设遇到了一系列新情况和新问题,面临着新的严峻的考验。由于党的社会地位变了,我们党的干部由过去无权到掌权,成了各个部门的领导者。执政后的七年里,一般来说,我们党已经经受住了考验,但是七年的经验同样告诉我们,执政党的地位,使一些党员干部沾染上官僚主义的习气,骄傲自满情绪,似乎当了共产党员,就高人一等;有的人还喜欢以领导者自居,喜欢站在群众之上发号施令,遇事不愿意同群众商量。邓小平同志在《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指出:“这实际上是一种狭隘的宗派主义倾向,也是一种最脱离群众的危险倾向。”①党内贪污腐化的现象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1952年揭发了原天津地委书记张子善、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刘青山贪污的严重案件,经中央批准被依法判处死刑。事实说明,我们国家和党的状况所发生的上述一些巨大变化,对于我们党的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党必须经常注意进行反对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斗争,经常注意进行反对腐化堕落的斗争,经常警戒脱离实际和脱离群众的危险。为此,党除了应该加强对党员的思想教育外,更重要的还在于从制度和党规上作出规定,以便加强对党的各级组织和党员干部的严格监督。对七大党章进行修改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①《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14页。

2.党的七大以后党的各项工作积累了许多新的经验,需要总结并以党章的形式确定下来

党的八大之前举行的预备会议上,毛泽东就明确提出:这次大会要解决的问题和要达到的目的,总的说来,就是总结七大以来的经验,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而奋斗。要通过这样的总结,给我们全党一个推动力,使我们的工作比过去做得更好些。

党的七大以后,我们党适应当时的革命形势,进一步加强了党的各项工作。注重加强在解放区和国民党统治区中党的建设,调整和建立了各解放区和国民党统治区党的领导机构,在各解放区,结合土地改革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党运动,纯洁了党的组织,改进了党的作风,调动了广大党员的积极性,密切了党群关系;建立和巩固东北根据地党的组织;加强了军队中党的建设,恢复军队党委制。这些都有力地保证了土地改革和解放战争的顺利进行。

长期以来,我们党由党的集体而不由个人决定重大问题,已经形成了一个传统。违背集体领导原则的现象虽然在党内经常发生,但是这种现象一经发现,就受到党中央的批判和纠正。党的七大以后,有些领导机关个人包办和个人解决重大问题的习气甚为浓厚,正像邓小平在《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指出的那样:“重要问题的解决不是由党委会议做决定,而是由个人做决定,党委委员等于虚设,委员间意见分歧的事亦无由解决,并且听任这些分歧长期地不加解决。党委委员间所保持的只是形式上的一致,而不是实质上的一致。”①为了克服和纠正党内违背集体领导原则的行为,1948年9月,毛泽东同志为中央起草了《关于健全党委制》的决定,对于加强党的集体领导,起了重大的作用。“这个决定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总结了党内认真实行集体领导的成功经验,促使那些把集体领导变为有名无实的组织纠正自己的错误,并且扩大了实行集体领导的范围。”②但是,这个决定毕竟只是一个中央的决定,将这个决定的精神和主要内容用党章的形式把党的集体领导制度确定下来,更具有规范性和权威性。

①《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29页。

②《邓小平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2版,第230页。

1949年3月5日至13日,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在会上作了主题报告,论述了在全国胜利的局面下,党的工作中心将从农村转向城市,以及适应这一转变党在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基本政策。在该报告的最后部分,毛泽东集中阐述了党要继续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作风,要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他强调说: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受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但是,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我们党要防止腐化堕落。毛泽东在为七届二中全会作会议结论时,还专门讲了党内要反对突出个人,反对歌功颂德的问题。他提出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做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以及少敬酒、不送礼等几项建议。既提出了执政党建设面临的新课题,又为执政党建设指明了方向。1949年11月,中央发出了《关于成立中央及各级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决定》。1950年4月,中央发出了《关于在报纸刊物上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决定》,以接受广大人民群众对党和党员干部的监督。此后,先后召开了两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着重讨论和研究了党员队伍建设问题,刘少奇作了《为更高的共产党员条件而斗争》的总结报告,提出了共产党员的八项条件。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着重讨论和研究了干部队伍建设问题,根据此次会议精神,从1953年11月到1956年2月,中央先后作出关于加强干部管理和干部文化教育、审查等方面的指示和决定。为了防止高岗、饶漱石反党阴谋活动这类事件的再度发生,中央认为在加强党的团结的同时,还必须加强党的纪律。为此,党的七届四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规定了六条具体要求,并在1955年3月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一致通过了《关于成立党的中央和地方监察委员会的决议》,决定由中央和地方各级党的监察委员会取代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这些经验和变化也需要在党章中得以充分体现并保证更好地贯彻执行。

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决定召开八大并修改党章。早在1955年3月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毛泽东就宣布了党的八大主要议程之一就是通过新的党章。同年10月,邓小平在党的七届六中全会上宣布说:“中央政治局认为七大所通过的党章,有些条文不适合于革命已在全国取得胜利和党领导全国进入了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实际情况,需要修改。”1955年下半年,就开始党章的起草工作。由邓小平主持的党章起草小组先后提出了几个党章草稿,并报中央转发各地党组织进行讨论,多次修改,直到八大会议正式召开之前的预备会议上,各代表团又集中了三天左右的时间对党章草案进行了逐条讨论。对小平还在各代表团讨论党章专题小组组长、副组长联席会议上作了发言,然后形成了提交大会通过的党章草案。按照程序,先由党的七届七中全会讨论通过,后交八大会议通过。在八大会议上,邓小平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初步总结了党执政后自身建设的基本经验,并且根据新的形势和任务,进一步提出了加强执政党建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1956年9月26日下午,党的八大举行了第十一次会议,按照预定议程,全体代表一致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

文章来源: 中国军网责任编辑: 卢倩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