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七大前对六大党章的实际修改与补充

【摘要】 六大以后到七大召开这一段时间,党中央陆续发布了关于党员标准、党的纪律、建立党务委员会或监察委员会、根据地内领导制度、党费和党员处分及同共产国际的关系等决议和指示,这些属于实际修改或补充党章性质的。

【关键词】中共七大前;六大党章;实际修改与补充

六大以后到七大召开这一段时间,随着实际工作的发展及组织经验的积累,党中央陆续发布了许多决议及指示(包括经中央作为文件下达的领导人讲话),以取代原来六大党章中的不正确或过时的内容,这实际上就为后来制定新的党章作了法规上和材料上的准备。属于实际修改或补充党章性质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党员标准

1935年12月25日,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瓦窑堡会议)指出:“能否为党所提出的主张而坚决奋斗,是党吸收新党员的主要标准,社会成分是应该注意到的,但不是主要的标准。应该使党变为一个共产主义的熔炉,把许多愿意为共产党而奋斗的新党员,锻炼成为有最高阶级觉悟的布尔什维克的战士。”[1](p621)这就改变了六大党章原有一般性的规定,从法规上打破了多年来习以为常的“唯成分论”,使党员标准同我国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1939年5月,陈云发表《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的文章,宣布了党中央关于入党手续、恢复党籍或重新入党以及候补期的新规定,并且着重阐释了共产党员标准的六项条件:“第一,终身为共产主义奋斗。第二,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第三,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秘密。第四,百折不挠地执行决议。第五,群众模范。第六,学习。”[2](p72-77)这是党的历史上关于党员标准的比较全面的说明。后来在1942年整风运动中,这篇文章定为正式学习文件,实际上具有了法规的性质。

二、党的纪律

六大党章对于党的纪律的内容没有具体表述,显得比较笼统。 1938年11月6日通过在的《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强调:“认真实行党的民主集中制--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中央是全党的最高的领导,用以严格党的纪律,使党及其各级领导机关达到在政治上和组织上团结得如象一个人一样的程度。”[3](p758)在同一天通过的《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关于各级党部工作规则与纪律的规定》第十九条明确规定:“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党的一切工作由中央集中领导,是党在组织上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各级党的委员会的委员必须无条件的执行,成为一切党员与干部的模范。”[3](p769)这是党的法规性文件中有关党的纪律最简明的概括。1941年7月1日中央政治局通过的《中央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规定:“ 要在全党加强纪律的教育,因为统一纪律,是革命胜利的必要条件。要严格遵守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基本原则。无论普通党员和干部党员,都必须如此。”[4](p146-147)这样规定,就把这一原则作为全党应遵守的纪律原则。

三、建立党务委员会或监察委员会

六大党章对于处理违反党纪问题,规定:“关于犯纪律的问题,由党员大会或各级党部审定之。各级委员会得成立特别委员会以预先审查关于违犯党纪的问题。”[5](p480-481)但是并没有建立常设机关的规定。1933年9月17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为要防止党内有违反党章破坏党纪不遵守党的决议及官僚腐化等情弊发生。在党的中央监察委员会未正式成立以前,特设中央党务委员会,各省县于最近召集的省县级党代表大会时选举省县级的监察委员会,成立各省县监察委员会。”[6](p340) 1937年12月25日,中央书记处在《中央关于恢复党籍及重新入党问题的第一次通知》中规定:“为了巩固党的组织,保障党的纪律,最近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凡已被恢复党籍及重新入党之党员的党籍,或正在要求恢复党籍者,须经中央党务委员会依据党的原则,党的章程重新审查和决定。”[3](p414) 1938年5月23日,中央书记处在《中央关于恢复党籍及重新入党问题的第二次通知》中强调:“现因战争环境,交通不便,各地方党部不能或不易将此类材料送交中央。现特决定:凡已被恢复党籍及重新入党之党员的党籍或正在要求恢复党籍者,均由各省委自己审查和决定。在军队中由各师党务委员会审查决定。”[3](p520) 1940年12月16日通过的《中央关于地方及军队中党务委员会工作的决定》规定:“各级党务委员会(在地方党未建立党务委员会以及监察委员会的地方,由省委区委等代行党务委员会的职权)应由执行委员会全体会议推选产生,军队党则力求由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之。” “党务委员会除解决党内纠纷,给个别之党员以处分之权限外,应负有保障党员应有之权利,监督党员实行应有的义务之权限。”[7](p578-580)以上这些规定弥补了六大党章在这个问题上的模糊及不足之处。

四、根据地内领导制度

随着根据地的扩大及党在各方面工作的开展,六大党章有关领导制度规定早已落后于实际的情况。党中央在30年代未曾陆续有一些规定,但一直也没有详细的规定,直到1942年9月1日,中央在总结各地经验及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各组织间关系的决定》,使根据地内领导制度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其中规定:“中央代表机关(中央局、分局)及各级党委(区党委、地委)为各地区的最高领导机关,统一各地区的党政军民工作的领导,取消过去各地党政军委员会(党政军委员会的设立,在根据地成立时期是必要的正确的)。各级党委的性质与成份必须改变,各级党委不应当仅仅是领导地方工作的党委,而应当是该地区的党政军民的统一的领导机关(但不是联席会议),因此它的成份,必须包括党务、政府、军队中主要负责的党员干部(党委之常委亦应包括党务、政府及军队三方面的负责干部),而不应全部或绝大多数委员都是党务工作者。”[4](p427) 1942年12月1日,在《中央关于加强统一领导与精兵简政工作的指示》中,进一步就形成党委领导核心作了规定。强调:“在军区、分区两级建立领导核心,军区建立领导一切的区党委、或中央分局,只留下三个主要负责人,分负党委、政府、军队责任(其中一个为书记是领导中心)……”“每一军区,每一分区,必须承认一个比较优秀一点的同志为领导中心,不应谁也不服谁,闹到群龙无首。”[7](p465-467)

五、党费和党员处分

六大党章对于党费曾有原则规定,并写明细则由中央委员会具体规定。1938年3月15日,中央正式公布了《中央关于征收党费的通知》,其中规定:“经常交纳党费及物质上帮助党是布尔什维克党员应绝对遵守的义务,也是构成布尔什维克党员资格的条件之一。但各地组织或同志往往有不注意征收党费或不交党费的不良现象。为纠正这一现象,特通知如下的决定:1、党员应交党费按照下列的比例……2、学生党员应交的党费:初中学生每月至少五分,高中以上至少二角……”[3](p469-470)关于党员处分问题,六大党章也只是笼统的规定。1940年12月16日通过的《中央关于地方及军队中党务委员会工作的决定》指出:“开除党籍是党纪的最高处分,至于逮捕、徒刑等等已是法律及军纪的范围。”[7](p580)这样把党纪同军纪、政府法律严格区别开来,是有重大意义的。鉴于土地革命时期“左”倾错误领导时期的教训,明确作这样的划分,有利于维护党内民主,正确执行党的纪律,防止用违反党章的手段对待党员。1941年7月15日,中央还发布了《中央关于地方及军队中各级党部取消、改正与停止党员处分手续的决定》。这个决定指出:“凡党员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皆有权请求取消、改正或停止其所受处分:甲,因过去某时某地党的组织原则错误,而受到根本不应有的处分,或程度上过重的处分者,得请求取消或改正处分。乙,因为过去某一党部在处理个别党员问题时,由于该党部在此个别问题上处理不适当,因而使党员受到根本而不应有的处分或程度上过重的处分者,得请求取消或改正处分。丙,因过去确实犯了错误而受到应有的处分,但已认真改正了错误的党员,经过处分后一定时期,的请求停止处分。”[4](p166)这是党的历史上最早的有关平反、改正的文件之一,对于完善党章中有关党员处理的条文是有深远影响的。

六、同共产国际的关系

六大党章是在共产国际直接领导下制定的,其中有许多条文不利于党独立自主地处理党内事务。1943年5月15日通过的《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关于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中指出:“……但由于在世界战争情况下无法召开共产国际代表大会,乃由执委主席团自身提出下列提议,再经共产国际各支部加以批准:‘解散国际工人运动的指导中心——共产国际,解除共产国际各支部因共产国际章程及历届代表大会决议所负的义务。’” [8](p446) 1943年5月26日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共产国际执委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中表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完全同意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一九四三年五月十五日关于解散共产国际的提议。自即日起,中国共产党解除对于共产国际的章程和历次大会决议所规定的各种义务。”“中共共产党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中国共产党近年来所进行的反主观主义、反宗派主义、反党八股的整风运动就是要使得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一革命科学更进一步地和中国革命实践、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深相结合起来。”[8](p38-41)从此开始,六大党章中原有的“服从共产国际决议”等条文自然而然地失效了。党在法规上获得了更加独立自主和广泛活动的自由。

参考文献:

【1】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2】 《陈云文选》(一九二六—一九四九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3】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一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4】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三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5】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四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6】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九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7】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二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8】 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四册[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

(原文标题:中国共产党七大前对六大党章的实际修改与补充)

文章来源: 求是理论网责任编辑: 卢倩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