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的特点

1.与以往的情况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唯一不是由党的代表大会制定和修改的党章

这一点非常特殊,在以后的历次党章修改过程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从这个侧面可以看出我们党当时正处在非常危急的时期。这是这次修改党章的一个重要特点。

2.它标志着党的组织章程开始进入了规范化的发展进程

同以往的党章相比较,《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从内容到体例,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做了根本性的修改。从体例和结构上看,由《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的六章三十一条,改为十二章八十五条,包括党员、党的建设、党的中央机关、省的组织、市及县的组织、区的组织、党的支部、监察委员会、纪律、党团、经费、与青年团的关系。它为后来党章的内容和结构提供了很好的范本。

3.它对党的组织原则和组织制度作出了许多新规定,对后来党章的发展和完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首次把“服从党的决议,参加在党的一定组织中工作并缴纳党费”作为入党条件之一;首次对入党志愿者的年龄作出了限制,规定“党员年龄必须在十八岁以上”,这一规定一直延续至今;专列了“党的建设”一章,第一次规定民主集中制,并且是把民主集中制作为“党部的指导原则”加以规定的,同时也规定党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党内民主制度有了重大突破,取消了二大党章以来关于地方执行委员会实行推举制度的规定,改为各级党部的执行机关一律实行党员大会或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并由上级机关批准,当然,这是一个总的原则,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上级机关可以对下级党部的执行机关进行指定,这样,既体现了发展党内民主的原则性,也充分体现了灵活性;首次明确地把党的组织系统划分为中央、省、市或县、区和生产单位五级,各级党组织实行代表大会制度和委员会制度,并规定各级党部下设组织、宣传、妇女等职能部门,以加强党的领导机关的工作;改变原有党章在“纪律”一章中规定“全国代表大会为本党最高机关,在全国大会闭会期间,中央执行委员会为最高机关”的规定,改为在“党的建设”一章中规定“各级党部最高的机关为:全体党员大会及代表大会”;在中央和地方党组织的关系上,根据原来四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的规定,区或地方执行委员会及各支部只有执行及宣传中央执行委员会制定的政策的职责和义务,不得自定政策,不得单独发表意见。这有利于党的高度统一性,却不利于区或地方委员会在特殊环境和特殊情况下,及时、果断地处理和解决问题,因此,这次修改党章时,充分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赋予了地方党部对于地方部分问题自行解决的权利。

同时,它首次将党的组织系统划分为四级。即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省代表大会——省委员会;市或县代表大会——市或县委员会;区代表大会——区委员会;支部党员全体大会——支部干事会。对党的中央组织、省的组织、市及县的组织、区的组织和党的支部的地位、任务和活动方式等内容,分别用专章加以规定,改变了原有党章将各级党组织都笼统地用“组织”一章加以规定的做法。首次用专门条款规定了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四项工作任务:讨论与批准中央委员会、中央监察委员会及其他中央各部工作的报告;审查与修改党纲及党章;决定一切重要问题政策的方针;改选中央委员会及监察委员会及其他,等等。关于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规定每年由中央委员会召集一次,中央认为必要时或有三分之一省的党部的请求,可以召集全国临时代表大会,全国党的代表大会的召集与大会的议事日程,中央委员会须在大会前一个半月公布;全国代表大会须有代表全国党员的过半数才是合法的,代表人数百分率由中央委员会决定。

首次在党章中规定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常委会的设置和组成。中央委员会选举若干名正式委员组成中央政治局,其任务是指导全国一切政治工作,选举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候补政治局委员参加政治局会议时,只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正式政治局委员离职时,候补政治局委员依次递补。中央政治局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进行改组。中央政治局互推若干人组成中央常务委员会处理党的日常事务。这项规定健全了党的中央机关,有利于增强党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在当时革命的关键时刻,至关重要,也为以后党的中央机关的组织建设奠定了基础。中央政治局这一组织机构一直保留至今。

首次在党章中规定了追认制度。就是区委员会以下各级党部的成立在必须得到区委员会的批准的同时,还必须得到市或县委员会的追认才算正式成立。此外,《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还首次明确规定“支部是党的基本组织”,“支部是党与群众直接发生关系的组织”,并详细规定了支部的六项任务,包括宣传和组织群众,教育、吸收党员,讨论党的重要问题等。

4.为了维护党的权威和加强党的纪律,修改后的党章分别用专章规定了党的监督机关和党的纪律

首次规定在中央、省设立党的监察委员会。主要内容有两个方面:一是规定了两级监察委员会与中央和省委的相互制约的关系。各级监察委员会由同级党的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中央及省监察委员会的决议,必须征得中央及省委员会的同意,才能生效和执行;但是,如果中央及省委员会不同意中央及省监察委员会的决议,不能加以取消,在两者意见不同时,则采取将监察委员会的决议移交两者共同参加的联席会议讨论解决;如果联席会议还不能解决时,则移交省及全国代表大会或移交高级监察委员会解决。二是对监察委员做了一些限制性规定,如不得兼任中央委员和省委委员;监察委员可以参加同级党委会议,有发言权但无表决权,必要时可以参加同级党的各种会议。

在党的纪律方面,首次规定了对党部实行警告、改组或举行总的重新登记(解散组织)三种处罚方式;改变了以往只对党员实行开除的做法,增加了警告、在党内公开的警告、临时取消党内工作、留党察看4种处罚方式;此外,还规定对于违纪行为须经党委会、党员大会或监察委员会依合法手续加以审查。

5.第一次在党章中规定了组建党团的目的和要求

所谓党团是指在所有一切非党群众会议以及执行的机关(包括革命党国民政府工会农协会等)中成立的党的组织。第三次章程修正决案规定:在一切非党群众团体中,有党员三人以上的,都必须组织党团。组建党团的目的是在各方面加强和加紧扩大党的影响,在非党群众中实行党的政策;在党团和党的委员会的关系上,规定各级党团隶属于各级党的委员会,党团必须严守和执行党的委员会的各项决议;党的委员会有权增派或撤回党团成员,但应向党团说明其理由;党团有权自由解决日常事务,如果党团与党的委员会有不同意见时,党的委员会应召集党团全体会议重新进行讨论,一旦作出最后决定,党团必须无条件执行;党团讨论政治性问题时,党部机关须派代表参加;党团成员在非党组织的会议进行表决时,必须坚决执行党的决议,如有违反,则给予纪律处罚。

6.首次较为详尽地规定了党与青年团的关系

主要规定了党与青年团互派代表参加会议,即青年团中央,应派代表出席党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各级团部也应派代表参加各级党部机关的常务委员会议,并享有表决权;党的中央委员会应派中央委员任青年团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各级青年团执行委员会书记应为当地党的委员会委员,各级党部机关应派代表出席各级团部机关。上述规定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党与青年团的关系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但实际上已把青年团置于党的领导之下。这是我们党对自身建设实践经验进行深刻总结的基础上作出的规定。在党的四大的时候,对党与青年团的关系问题在认识上存在一些分歧,在通过的《关于组织问题之议决案》中,曾经提出吸收党员应该多从有阶级觉悟的分子中直接入本党,而不宜经过青年团等群众组织后再行入党。这表明主张不把青年团作为党的后备军的思想在当时党内占据了主导地位。实践表明,这不利于在青年中扩大党的影响和发展党员。总结经验教训,我们党认识到了处理好与青年团关系问题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认识到了随着革命斗争形势的发展,青年团的地位和作用也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党需要组织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向反革命势力决战,青年团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党的五大章程修正决案的上述规定,有利于扩大党的影响,发展壮大党的队伍。

7.取消了自二大党章就规定的“附则”一章

将其中规定的党章修改权写入了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任务条款之中。

与前两次局部修改党章相比较而言,这是建党以来对党章进行的第一次全面性的修改。在中国共产党党章发展史上,《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具有里程碑的作用。它是建党以来内容规定得最全面、最丰富的一部党章。不仅增加了大量的新规定,而且在许多方面都比过去大大前进和充实了。从章程结构和具体内容上来说,既有我们党的自身建设经验的总结,也充分吸收了第三国际各国党的经验,并参考和借鉴了苏联共产党(布)十四大党章。它不但在党章内容上确立了主要规范,而且在党章结构上也确立了基本框架,对后来的历次党章产生了很深远的影响。

如果说,这次党章修改有什么不足的话,我们认为主要体现在对监察委员会的规定太不完善,突出反映在这个党章修正决案连监察委员会的性质、作用、基本权限和职能问题都没有做任何规定,只是把1925年通过的苏联共产党(布)十四大党章的有关规定照搬过来,以致监察委员会在实践中难以独立有效地开展工作,也就不难理解了。甚至个别条文之间的内容有相互矛盾之处,比如,根据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党的监察委员会应该有中央监察委员会和省监察委员会两个级别,但第六十四条中却又出现一个“高级监察委员会”,那么,这个高级监察委员会到底是指什么呢?至少单纯从党章条文的表述上看,是令人不得其解的。此外,没有规定中央委员会的任期,也反映出党章修改对程序问题存在一定程度的疏忽。

文章来源: 中国军网责任编辑: 卢倩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