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四大修改党章的历史背景

1925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出席大会的党代表20人,代表党员994人。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出席了大会。陈独秀代表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向大会作工作报告,维经斯基在会上作了关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状况的报告,出席1924年六七月间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向大会作了关于共产国际五大的情况和决议精神的报告。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1个议决案和《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我们通常称《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修正章程》为四大党章。

1.党的三大以后,按照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方针,党投入了较大的精力帮助国民党进行改组,但党内存在着忽视党的自身建设问题

1924年1月,国民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标志着国共两党合作正式形成。共产党在积极帮助国民党发展组织,建立各级党部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同时,还大力开展工农群众运动。但是,这一时期,在党的工作中,却发生了某些离开三大决议的右的倾向,突出表现在1923年11月下旬召开的三届一中全会和1924年2月底召开的三届二中全会上,提出了所谓一切运动归国民运动,一切工作归国民党的错误方针,同时,在发展党的组织方面过分强调在“介绍新分子加入本党时,须十分慎重选择,凡非对本党主义、策略及党之纪律充分明了并恳切愿意服务本党者,不必轻率加入”。推行上述方针的结果,造成了党的发展上没有多大的进展。个别地区党的委员会甚至把“向外发展”作为工作的全部任务,而对本党内部的组织工作却不太重视,甚至完全忽视,不努力去做党的宣传工作,不注意对党员进行思想教育和组织训练。由于一些地方的党组织通常情况下把一般人都介绍给国民党组织了,同时又对介绍到本党的同志要求极其严格,导致党员的组织发展工作非常迟缓。“从三大到一中全会党员增加不过百人;而到五月扩大会时,由于党员无甚发展甚至减少,解散了水口山和常德两个地方组织,湖北、上海、广东则由区(即省)的组织改为地方组织。”①这同客观上我们党的工作日趋繁重的要求是极不相称的。

2.为了总结国共合作的经验教训,纠正在党的工作中出现的右的倾向,加强党的组织建设,1924年5月,党中央在上海召开了第一次扩大的执行委员会会议

会议听取了京、沪、湘、鄂、鲁五个区委的工作汇报,对党的组织工作提出了明确的新要求。会议强调党在国民党中工作的重要性和党的独立性以及党要加强对工人、农民、青年等革命运动的领导;提出党应把在产业工人中扩大党组织作为党的组织任务之一;对中央、地方和基层党组织的组织机构、职责和任务都作出了新的规定和要求;决定党和团的工作要分开。1924年9月,党中央作出了在非党团体中设立党团的规定。11月初,中央又通告各地要求党内组织为党的中心工作,一切对内对外发展,都与此有密切关系。为了使中央提出的新要求得到贯彻落实,中央起草了《关于组织问题之议决案》,提交党的四大讨论并通过,其中很多内容直接涉及党章修改的问题,并且该议决案中的许多规定和要求,后来都写进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章程修正案》,并在四大上通过。

①赵生晖著:《中国共产党组织史纲要》,安徽人民出版社1988年2月版,第22页。

文章来源: 中国军网责任编辑: 卢倩仪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