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新四军首战的时间是1938年5月而不是6月?

长期以来,一些史书都把新四军先遣支队在江南韦岗战斗称为新四军东进敌后的第一仗。韦岗战斗发生时间是1938年6月17日。但据目前所见的史料,1938年3月新四军第四支队在皖西集中后奉命东进皖中敌后,于5月中旬在巢县蒋家河口伏击日军获胜。这次战斗发生的时间比韦岗战斗要早一个多月,因此,新四军抗日首战应为第四支队的蒋家河口战斗。以下关于新四军历史资料中,看法是一致的。

如,1939年元旦,新四军军部召开新年庆祝大会,副军长项英在会上作了题为《本军抗敌一年来的经验与教训》的报告,在回顾“本军抗战经过”时他指出:我们的部队开进到作战地区展开以后,便正式作战。第一,江北部队到达指定作战地区之时(5月16号),正是敌人向合肥进攻,企图在巢湖东岸渡过西岸,在蒋家河口上,开始本军第一次的战斗。战斗结束,把巢湖登陆敌人完全击溃,他们缴获了11支枪,一面日本旗子,这是本军在江北作战第一次的胜利。第二,江南6月18号在镇江以南韦岗地方,开始江南第一次战斗,也可说是江南第一次的胜利。

再如,1939年新四军指挥部曾发起一个“新四军江北一日”的征文运动。1942年1月,新四军第二师(由原江北指挥部所部改编)文化工作委员会从当年征文的800多篇来稿中,精选出28篇,汇编成书,题名为《难忘的日子》,铅印出版。其中第二篇署名“非非”写的《蒋家河口战斗》,是目前见到唯一比较详细描绘蒋家河口战斗的文章,全文1500字左右,文章开头第一句就是:“1938年5月16号,天刚亮,队伍集合在蒋家河口附近的一个庄子上,郭参谋放大了沙哑的嗓子在作战斗动员……”

又如,1940年夏,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新七团副团长顾士多在恢复江北无为敌后地区的战斗中,与日伪军遭遇牺牲。同年9月15日,他在红二十八军时期的老战友胡继亭写了一篇《悼顾士多同志》的悼文,其中写道:“在三年的抗日战争中,他在江北亲自参加了大小数十次的战斗,其中,获得胜利的最大战斗如本军第一次胜利的蒋家河口战斗……都是顾士多同志亲自参加并指挥的。”顾士多的另一个老战友高立忠在《顾士多同志光荣史略》中也满怀激情地回顾:“红独立团改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四支队九团,顾士多同志就命为该团团长。1938年春奉命从大别山中推进到大江北岸,担负着敌侧的游击战争。蒋家河口战斗的全军第一声胜利,奠定了我军在东战场胜利的始基,并得到了全国人们的称誉,而这次胜利的战斗,就是顾士多同志亲身指挥的!”

另如,在1940年复制的《陆军新编第四军游击战绩概要表册》“二七军5月份”的表格中,对蒋家河口战斗是作为首次作战来填报的。表册中明确注明:日期——五月十六日;地点——蒋家河口;战斗经过概要——敌由巢湖蒋家河口登陆经我迎头痛击,将敌大部消灭,残敌向原始路逃去。此次缴获步枪九支、驳壳二支、步弹一部,日旗一面、敌伤十四、亡三十二,我无伤亡。

还有,1946年,新四军参谋长赖传珠主持编写了《新四军的前身及其组成与发展经过概况》,文中提到:“江北四支队东进巢湖地区及皖东前线,5月16日首次与敌人在巢湖以南蒋家河口发生战斗,将敌全部击溃,缴获步枪十余支,大旗一面,开江北第一次的胜利。江南方面我先遣队进入镇江以南,6月18日与敌在韦岗展开战斗,是韦岗处女战。此役摧毁敌汽车四辆,毙敌士兵少佐一名,梅岗武郎大尉一名,缴获步枪十余支,日币七千元。这次战斗,与江北遥相辉映,从此展开大江南北的游击战争。”

上述史料可以说明:新四军第四支队蒋家河口战斗是“本军第一次的战斗”,而且时间是1938年5月16日。由此可见,新四军首战的时间是1938年5月而不是6月。

文章来源: 中国网责任编辑: 方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