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六届六中全会进一步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

为了总结抗战以来的斗争经验,纠正王明右倾错误,明确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以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中国共产党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在延安桥儿沟召开。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共有56人。这是中共六大以来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全会。会上,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作了《论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是其中第七部分)的政治报告。全会围绕着毛泽东的报告,对争取中国共产党对抗日战争的领导权问题;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党在抗日阶段的工作重点和军事战略方针问题;党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基本上取得了一致意见。在大家讨论的基础上,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作了总结报告(《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是总结报告中的两部分)。11月6日,全会根据毛泽东的报告通过了《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关于各级党委暂行组织机构的决定》、《关于中央委员会工作规则与纪律的决定》、《关于各级党部工作规则与纪律的决定》等重要文件。

会上的报告、决议和决定,概括起来,主要有四个问题:

(1)总结了抗战以来的基本经验,强调中国共产党要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会议完全赞同毛泽东对15个月抗战经验的总结。认为,自遵义会议特别是洛川会议以来,中共中央执行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是马列主义的。针对王明的右倾错误思想,毛泽东在政治报告中,提出了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领导地位问题,强调了坚持党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的重要性。

(2)论述了人民抗日武装斗争的重要性,强调游击战争在抗日战争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毛泽东在总结报告中指出:“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在中国,离开了武装斗争,就没有无产阶级和共产党的地位,就不能完成任何革命任务。”为了提高全党对抗日游击战争重要性的认识、毛泽东论述了游击战争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战略地位,指出:“游击战争虽在战争全体上居于辅助地位,但实占据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抗日而忽视游击战争,无疑是非常错误的。”会议根据敌后游击战争的发展情况和经验,确定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方针。

(3)提出要加强党的思想建设,强调马列主义必须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毛泽东在报告中专门讲了理论学习问题。指出:“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实际运动的深刻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又说:“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到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并加速我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工作。”

(4)制定了一条马克思主义的组织路线,强调了共产党员在民族战争中要发挥模范作用。会议认为,为了实现党的政治路线,必须制定一条马克思主义的组织路线。毛泽东在政治报告中指出:“共产党的干部政策,应是以能否坚决地执行党的路线,服从党的纪律,和群众有密切联系,有独立工作能力,积极肯干,不谋私利为标准,这就是‘任人唯贤’的路线。”会议批评了张国焘的“任人唯亲”干部路线,批评了在干部问题上的宗派主义、自由主义。

全会对王明的错误作了批评。会议决定撤销长江局,设立南方局和中原局,从而结束了王明对华中地区的错误领导,使中国共产党的正确路线得以贯彻执行。全会确认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袖地位,为中共领导抗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所以说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进一步确定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

文章来源: 中国网责任编辑: 方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