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先锋:“代理妈妈”钟文花

新华网南昌9月10日电在江西东北部的玉山县南山乡枫林村,有一位62岁的小学退休教师钟文花备受人们尊敬,知道她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留守孩子"的"代理妈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个偏远山村里的村民纷纷外出打工,"留守孩子"越来越多,有的因家庭贫困面临辍学,有的因得不到父母管教而四处游荡。钟文花把这些孩子领回家,给他们温暖、给他们亲情,不少孩子一住就是5年、10年……。在她的关爱下,孩子们一个个健康成长。

钟文花的家距离玉山县城40多公里,是一座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的平房,房子中间是厅堂,两边各一条走廊,走廊两侧均是房间,总共有近10个,每个房间有一两张简易床。钟文花告诉记者,一边是"女生宿舍",一边是"男生宿舍",孩子们多的时候住不下。现在吃住在这的还有七八个孩子。帮着钟文花家做饭的村民陈水莲说:"她家每餐都要蒸一甑饭!"

1991年的一天,钟文花正在给学生们上音乐课,突然发现教室外多了一双求知的眼睛。放学后,钟文花到学校附近一打听,得知孩子是邻村的徐福强,因母亲离婚改嫁、父亲在外打工,一下子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一天三餐饥一顿饱一顿。傍晚,钟文花悄悄来到徐福强家,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一间茅草棚,外头是厨房,里头是卧室。虽是冬天,床上却只有一条薄薄的破棉絮,看着蜷缩在破棉絮里的徐福强,钟文花不禁流下了眼泪。

这以后,徐福强成了钟文花家中的一员。钟文花从自己的工资里抠出钱来为徐福强交了学费,还负担起了他的饮食起居。白天,徐福强跟着钟文花一起到学校上课;晚上,又随钟文花回到家里温习功课。

从小福强的身上,钟文花深深感到,父母的呵护、读书的权利、平稳的生活……太多的缺失,使这些留守孩子的童年、少年时代失去了应有的色彩和热度。她决心尽自己的能力帮助这些孩子。

在教书之余,钟文花老师将目光投向这些没钱读书又无人照看的孩子身上,她家里的"成员"越来越多了:年仅7岁的邓治军,父母外出打工,无人照看,钟文花把他接到自己家中;刘立华母亲早逝,父亲在外打工,扔下他无人看管,钟文花把他带到身边;刘承财和刘玲燕姐弟俩几年前因父亲死亡,母亲被判无期徒刑,钟文花把他们也接回家来,为他们交学费……。钟文花家简陋的房子渐渐成了"留守孩子"们温暖的港湾。孩子们白天一起去上学,晚上一起回钟老师家吃住。钟文花说,孩子们的声音在我听来是最令人快乐的音乐。

"钟老师对我们是一颗慈母般的心!我从7岁起到17岁一直跟在钟老师身边,钟老师对我比她的亲闺女还好呢!"曾在钟文花家住了10年,现在北京担任广告设计师的刘燕回忆说:"最多的时候,钟老师家住了近20个留守孩子,她从来没有向这些孩子的父母收过一分钱。"为了给孩子们一个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钟老师腾出了前屋四间光线好的大房间给孩子们当卧室和书房,而自己却住在昏暗的后屋。钟老师不顾自己双手患有风湿病不能浸冷水,每天坚持为孩子们洗衣、缝衣、做饭。刘立华的脚一到冬天就生冻疮,钟老师每晚都要给他烧开水、洗脚。每天,钟老师都是等到孩子们熟睡后,才坐下来备课。忙到深夜,钟老师还习惯性地到孩子们的房间里看看,帮孩子们掖掖被子。

辛苦中自有欢乐。钟文花多才多艺,她总是发挥自身的这个优势来丰富孩子们的生活。她教孩子们唱歌、跳舞、打乒乓球。谈到孩子,钟文花总是特别兴奋:"他们都很棒,别人嫌他们吵,可在我听来全都是欢声笑语。"

十几年来,钟文花一直默默地关爱了近40个农村"留守孩子"。在她无私的、母爱般的呵护下,一个个无人管束的"野孩子"、"淘气包"都顺利从初中或高中毕业。如今,这些昔日的"留守孩子"有的事业上已小有成就,有的正在上大学。这些懂事的孩子对自己在学习或事业上的每一次进步,都不忘给"钟妈妈"报个喜。

十几年来,钟文花用在这些"儿女"们身上的钱达十多万元。她的女儿王微嫱嗔怪母亲:"她为这些孩子们花钱很大方,对自己却太苛刻了,连一件新衣服都舍不得买。"钟文花的3个儿子在北京,他们多次要接母亲去京城养老,可钟文花总是说:"过两年再说,我离不开这些孩子。"(记者李美娟)

文章来源: 新华网责任编辑: 方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