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支书郑九万

新华网杭州3月15日电浙江永嘉县山坑乡后九(夅加土旁)村历任5届村党支部书记的郑九万10多年来带领村民艰苦创业,终因劳累过度,2005年10月的一天出现颅内动脉瘤破裂,危在旦夕。全村村民连夜护送郑九万下山救治,而且自发集资6万多元为家境清贫的村支书垫付手术费用。

老百姓在干部心中的分量有多重,干部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郑九万的先进事迹正是其生动写照。

“就是讨饭,也要把支书的这条命救回来!”

2005年10月5日凌晨,睡梦中的郑九万突然感到头痛难忍,随即陷入半昏迷状态,当时身边只有妻子一人,子女都外出打工。闻讯赶来的村民立即找来农用车,将郑九万送到山下医治。

当天下午,郑九万被辗转送到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并被确诊为颅内动脉瘤破裂,决定6日施行介入手术,要求家属准备好6万元手术费。因为无力支付手术费用,紧急赶来的郑九万长子郑奇猛只得打电话借钱求助。

接到求援电话后,村民纷纷掏钱救急,“就是把下蛋的鸡卖了,也要把他的病治好!”“我们全村人就是去讨饭,也要想办法把郑书记这条命救回来!”……患有严重肝腹水的村民刘宋云把平时卖鸡蛋、柿子、大豆积攒的300多元钱全都托人带到了医院;70多岁的陈菊蕊送来了她攒下的逢年过节女儿给的1300多元的零花钱;村民刘良平自己存钱不多,硬是下山跑遍了亲戚朋友借来了1万元;村民刘良理手头正好有7160元钱准备买鸡饲料,妻子刘春华对他说:“鸡饿死不要紧,先把人救活。”夫妻俩拿出了7100元钱,结果第二天连电费也交不起了。

就这样你三百我五百,一夜之间,这个只有50余户人家、年人均收入才2000多元的穷山村硬是凑齐了6万多元的手术费用。6日凌晨,留守在村里只要能走得动的村民都自带干粮,摸黑下山,一路转车,花了5个多小时赶到温州,把6万元手术费用送到医院。郑奇猛捧着这笔“救命钱”动情地说:“我知道咱村谁家都不富裕,一下子凑这么多钱,他们真是连买盐的钱都拿过来了。”

早上开始做手术,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手术室外,聚集着从村里赶来的30多名村民。手术做了整整9个小时,但村民们寸步未离,饿了就分吃家里带来的麦饼。而留在村里的人都守在村里的公共电话旁,不断向村委会主任询问手术情况:“支书脱险了吗?”“手术成功了吗?”“怎么会要这么长时间的手术啊?”……没能赶来的村民刘光山一人就打了18个电话。当听说手术并未达到理想的效果时,屏息静候的村民“哇”地哭出声来。

记者点评:一个村支部书记生命安危如此牵动每一个村民的心,让全村人倾其所有,把买盐的钱、生蛋的鸡都拿来为他“救命”,生死之际,显示了干群之间的深厚情谊。淳朴的山民“宁可讨饭”也要救回他们的村支书,可见一个共产党员在老百姓心中沉甸甸的分量。

平时他替村民当家,病后村民替他当家

后九(夅加土旁)村是位于浙南括苍山区一个海拔800多米的偏僻小山村,全村51户230人,2005年全村人均收入2000多元人民币,不到浙江省农民收入平均数的一半。因自然条件差、交通闭塞,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弱妇孺。许多家里没有主心骨,遇上难事郑九万就是他们的当家人。

在后九(夅加土旁)村,郑支书热心助人的故事很多:村民徐玉钗的丈夫2001年患了重病,不能下地干活,儿子又在外地打工,郑九万每年都帮他们家插秧、割谷、晒番薯干;村民刘光淼2001年秋天开拖拉机翻车压坏了腿,郑九万不但垫付了几百元的医药费,而且帮他家收了土豆、种了冬麦,还送给他50元钱买补品;当年陈菊蕊老伴得了骨质增生,急需钱治病,郑九万获得消息,马上把卖牛后准备为儿子娶媳妇的2180元送到了她家里;刘岚凤家遭火灾,郑九万把他们一家五口安排到住房宽裕的人家,送来自家的粮食,发动村里群众募捐相助,还亲自上山砍柴、下窑烧砖,帮助刘岚凤修补房屋,整整帮刘家忙了28天,直到他们住进新屋;村民刘良仁在山西打工,70多岁的老父亲深夜发起高烧,郑九万带着3名村民走了5公里山路,连夜用担架把老人抬到了卫生院……

村里有人为郑九万算过一笔账,如果把他这十几年无偿支持村里和村民的钱物算起来,少说也值三四万元,比他现在的全部家当还多。对于这样“过分”的慷慨,他的媳妇曾有怨言,但老郑说:“我是村支书,我不帮村民,你让谁帮呢?”

平时郑九万替村民当家,他病了后,村民替他当家。郑九万住院后,家里的鸡、獭兔和猪全靠邻居喂养,两亩晚稻也是村民帮忙收割的。急需用钱的郑家还杀了一头100多公斤重的猪,打算拿到山下去卖,结果杀完猪就被大家十斤五斤地买光了,一共卖了1500元钱,就连市价只有一公斤7元的肥肉也卖到12元。村民们平时根本吃不了那么多的肉,他们说,左邻右舍互相帮忙是常有的事,但是郑九万生病几乎是全村出动来帮忙,因为他为家家户户都帮过忙。

2005年11月10日,郑九万又在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受开颅手术。30多名村民凌晨3点多出发,打着手电筒、撑着雨伞,走了1个多小时的泥泞山路,又坐了3个多小时的车赶到医院,在手术室外等了7个多小时。手术成功后,村民们笑逐颜开。“早也盼晚也盼、盼着支书早安康”,村子里贴满了这样的标语。12月7日,村民成群结队来到村口,放着鞭炮迎接郑九万出院归来。郑九万一下车,一位村民就蹲下身子,把好支书背回了家。

记者点评:说不出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年复一年,郑九万只是默默地用点点滴滴的行动呈现出自己的爱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名基层普通党员的爱心却赢得了广泛的民心。

为挖掉山民的“穷根”搭上命也值

村民说,郑九万是个有名的好劳力,做了10多年的村支书,带着大家脱贫致富,年人均收入从600多元上升到2000多元。

郑九万1987年首次被选为村支书后,就去联系附近的水电站,给全村接通了电。村委会主任刘建鹏当时还是名小学生,上学路上,经常看到郑九万和村民一起扛电线杆。“山路是直上直下的,郑支书就带头跪在路上,抓住边上的树根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刘建鹏说。

在郑九万的带领下,后九(夅加土旁)村走出了缺水少电的窘境,但脱贫致富的道路却一直走得很慢、很难。自然条件差,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又没有特色资源和产业,村民们一直靠那一亩三分地自给自足,怎样才能让大家尽快奔小康?郑九万绞尽了脑汁。近5年来,郑九万最大的心力都用在“让村里通公路”上了。

后九(夅加土旁)村处于全乡的交通末端,到乡里沿途的几个村之间一直修不起来路。“要想富、先修路”,为挖掉“穷根”,郑九万很想给村里修条路。2002年,永嘉县动工兴建的一条乡际公路要经过山下的汤店村,而连通汤店和后九(夅加土旁)的村际公路却要到2006年才能立项。郑九万向上级争取到了一半的修路经费,然后发动村民用做义务工补偿施工单位工程款的办法,在2003年修通了这条机耕路。村民立马就尝到了甜头:过去没有人要的毛竹涨到每百斤18元钱,柿子从原来的每公斤1元钱涨到了1.6元钱,村里种植业收入这两年每年都以30%的增幅增长。54岁的刘良村说:“所以支书说,为了这条路搭上命也值了。”

刘建鹏告诉记者,郑九万2005年得了腰椎间盘突出。每次医生叫他住院他都推托,说是怕雨水把机耕路冲坏了,自己在外面不放心。刘良理回忆道:“去年‘麦莎’台风把许多大石头都冲到了机耕路上。郑支书腰都直不起来,身上打着石膏还和我们一起拿着木棍去撬石头。后来医生说他以前的膏药全部白贴了。”

后九(夅加土旁)村过去一直只种水稻和番薯两种粮食作物,郑九万外出办事,看到有合适的经济作物就引种到村里。10多年前,他从外地带回了皮薄汁多的“牛心红”柿子,发动大家种植,现在全村家家户户少则三四十株、多则上百株,每棵树一年结出50多公斤柿子,村民靠种柿子一年可以收入20万元左右。而机耕路修通之后,郑九万又发动大家种植外观光亮、皮厚微辣的高山青椒“万峰一号”,村民刘良村试种了两分地,其一季产值抵得上一亩水稻。

在发病的前一天晚上,郑九万还召集村党支部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讨论建设400亩高山蔬菜种植基地。躺在病床上,郑九万说得最多的还是村里的事情:村里通往山外的机耕路明年要浇上水泥路面,高山柿子要打开销路……“如果还有下辈子,村民和党员信任我,我还愿意当村支书。”郑九万说。

据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何学雄介绍,颅内动脉瘤是先天性血管变异,破裂之前没有先兆,劳累过度是其主要诱因。

记者点评:郑九万时刻铭记着自己肩负的使命和责任,义无反顾地坚守、耕耘并改变着大山里的村庄,为生活在这里的百姓谋福利。他的身上体现了共产党人一心为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

老百姓最服“村里最硬的人”

除了郑九万一家,后九(夅加土旁)村村民都姓刘,可就是这“独姓户”的郑九万至今已担任过5届村支书。老党员刘荣选说:“郑支书做人硬气勤俭,选他当书记,大家都很放心。”

郑九万的房子是一幢两层土木瓦房。记者进房看到,房子只有两面墙,“后墙”只有几块破木板,“墙”外借助邻居垒起的一堵高屋基避风挡雨。木板墙多处破漏,靠几片篾编遮风挡雨。记者环顾,家徒四壁,最好的电器是一台大儿子几年前结婚时买的步步高VCD和一台破旧不堪的黑白小电视。刘良仁等众多村民深情地说,老郑把自己的钱都花在群众身上了。

在75岁的村民刘贤好的眼里,郑九万是“村里最硬的一个”。山里人说“硬”就是说这个人处事公、没私心、经得起查。他说,郑九万当了10多年的村支书,没有拿过村里一点好处。修机耕路征地时,有人嫌补偿少了,郑九万拿自己的钱补给他们,而拿了多少钱他一直没说。

办事节俭是村民最敬佩郑九万的原因。刘建鹏说,和郑九万到山下办事,中午就吃两三元钱一碗的清汤面,有时候舍不得吃午饭就饿着肚子往山上赶。村民刘松武说:“支书每次出去开会或者办事,路程不是太远都舍不得坐车,都是靠着一双脚走路,也舍不得下馆子,说下馆子糟蹋钱,常常买几毛钱的饼子填肚子。”而山坑乡乡长汤森海在检查村财乡管的账簿时也发现,郑九万很少来报销他的出差费。

山坑乡党委书记麻东福说,在全乡12个村支书中,论文化、水平和能力,郑九万未必是最好的,但是论品德和精神郑九万是第一名。“有的村干部成绩不少,但群众意见也大,而九万越干群众越信任。乡里布置任务,后九(夅加土旁)村完成得最快最好,原因就是九万威信高,大家都愿意听他领导。”

记者点评:选拔一个村支书,知识结构、致富能力、年富力强这些条件固然重要,而品德好则是必要条件。而要实现广大农村地区的稳定发展、长治久安,每个村支书能获民心、得民望是前提和根本。(记者冯源、沈锡权、张和平)

文章来源: 新华网责任编辑: 方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