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有:一把永不生锈的钢刀

——记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许文有

8月2日,中共辽宁省委常委会做出决定,号召全省干部群众向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许文有学习。这一决定的背后,是许文有一串串打黑除恶、忠心为民的光辉足迹。

传奇

1992年5月的一天清晨,在鞍山市齐大山矿区一宿舍,特大跨市抢劫犯罪团伙主犯王德刚正在收拾东西。民警包围了这里,许文有带人冲进屋内,飞身扑向歹徒,不料歹徒一闪,用胳膊勒住许文有的脖子,一把锋利的剃头刀架在了他的颈动脉处———“谁敢上来我就杀了他!”

许文有命悬一线,同志们有些不知所措。

谁知许文有突然左手掰住王德刚的手腕,右手死死攥住了刀锋,虎口被豁开,鲜血直流。厮打中,许文有拔枪射中王德刚腿部,这个膀大腰圆的累犯终于被制服。13年后,记者与许文有握手时,他的手仍不能完全张合。

1998年5月4日,正被黑龙江警方通缉的重大抢劫逃犯张伟吉流窜到鞍山市大孤山镇,将10周岁的吕品劫为人质,被民警和群众包围。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里,逃犯叫嚣:“给我台车、一支手枪,不然就撕票!”说着用匕首将孩子的头部、颈部、背部划破。

现场指挥部紧急决定:“佯装答应逃犯要求,借递枪之机击毙歹徒!”可是,一旦失手,民警难免留下骂名。“我上”,许文有走上前去。孩子被逃犯裹在怀里,两人的头部在一条弹线上。“这是你要的枪”,就在张伟吉身体倾斜接枪的瞬间,“啪、啪”,许文有两颗子弹准确射入逃犯的眉心、眼角,孩子安全获救。“警察万岁!”———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玩命

许文有常说,刑警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一天得干两天的活。25年来,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02年12月,许文有从鞍山调到省公安厅工作后,一次省里开会,厅里的同志专门找到他的老部下王海取经:“怎样才能跟上领导的工作节奏?”“那还不简单,玩命呗!”熟知许文有工作作风的王海回答。

给许文有做了8年司机,王贺春的体会可谓五味杂陈。“苦”:曾经一天跑了4个市,行程800多公里;一个月烧掉1吨油,两年换5次轮胎。“酸”:每天五六点钟起床,深更半夜回家,节假日休息是奢望;8年跑了80多万公里,8年没在家吃过一顿年夜饭。

常年拼命工作,许文有练就了上车就睡的“绝活”:从刑侦总队到公安厅10分钟的车程,他也能美美睡上一觉。司机心疼他,时常到了地方再绕上一会,因为车一停他准醒。

25年了,许文有的妻子赵桂芹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和丈夫补拍一张结婚照。可是许文有每天早上7点走,晚上十一二点回,有时候几天不着家,让她一直抓不到机会,几次事先说好的安排也泡了汤。实在逼急了,丈夫就让人拿俩人的照片合成了一张“赝品”。

除恶

作为老工业基地城市,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鞍山市一度刑事犯罪高发。在形势最为严峻的1997年,许文有被任命为鞍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许文有意识到,社会转型期也是黑恶势力完成原始积累、搭建组织结构、构筑关系网的关键时期,一场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了。

在许文有担任支队长的第一年,鞍山刑侦支队就比上年多破了1296个案子;2001年全国“严打”整治斗争开始后,鞍山警方打掉了72个黑恶势力犯罪团伙,占辽宁省总数的1/4。鞍山刑侦支队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

2002年12月8日,许文有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总队队长,他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辽宁省2000年至2002年全省立案数连续三年排全国首位》的刑事报告,辽宁省被称为“命案大省”。“快破案、多破案、破大案”,这是许文有常提的要求。“领导包案”、“挂牌督办”、“专家会诊”,2004年,辽宁省破获杀人案件绝对数超过发案总数433起,不少陈年积案相继告破。

口碑

作为刑警队的领导,许文有带队的“残酷”是出了名的。1999年末,鞍山刑侦支队的张波被派到深圳执行抓捕任务已经半年多了,许文有命令他:“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什么时候回来!”张波当时孩子还小,妻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一次张波汇报工作时许文有火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想回家!抓不到罪犯,你就别回来!”张波听到这话,委屈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作为刑警队的领导,许文有体恤下属的“温情”也是出了名的。刑侦总队孙庭的老家在山东招远,一次母亲病重,他因有任务不能前去尽孝。此时恰巧在烟台开会的许文有,专门驱车200多公里前去探望。“我母亲很感动,说孙庭你没白干。”说到这里,这位憨厚爽朗的山东大汉声音哽咽。

同志们都说许文有“走一处,兴一处”。早年许文有在鞍山刑侦支队收审所任所长时,收审所被评为全省模范收审所和省文明单位;在鞍山刑侦支队的荣誉室里,各种荣誉记满了一块展板,这些荣誉大都是在许文有任队长后获得的;担任刑侦总队队长后,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评价许文有说:“用好一个人,激活一条线。”

打黑除恶让许文有赢得了群众的交口称赞。2001年2月,61岁的李秀远给鞍山刑侦支队送来一面锦旗,上书四个大字:蓝盾生辉。

在辽宁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五楼会议室里,记者见到了许文有。一身洁净的警服,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脸上流露着微微笑意,让人很难将他与那个出生入死的传奇英雄联系起来。

爱与憎

2001年1月16日,几个蒙面劫匪闯进了鞍山市一家商店,抢走3.8万多元。61岁的店主李秀远又气又怕,住进了医院。春节期间,许文有专门派民警来看望她,告诉她保重身体,案子一定能破。后来案子果真破了,老太太找到刑侦支队,非得拿出1万元“给民警们买点水喝”,被婉言谢绝了。

许文有对老百姓充满感情,对犯罪分子却嫉恶如仇。张宏东曾经是辽宁中连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辽阳市人大代表。一串光环的背后,却隐藏着他拉拢腐蚀党政干部、以黑护商、称霸一方的丑恶行为。在许文有负责专项打黑行动后,张宏东被判处无期徒刑,群众拍手称快。随后有举报说,张宏东曾雇凶杀人。许文有立即指示侦查。为了调查取证,许文有几次与被张宏东雇佣的杀手赵喜彦面谈,赵喜彦后来交待了受雇杀人的经过,张宏东被改判死刑。

许文有曾说:群众看警察,主要看破案:案子不破,就是对老百姓欠下的债;案子该破不破,那是警察的耻辱。

轻与重

2003年10月的一天,辽宁省政府设宴款待全省各条战线上的优秀代表,要求佩戴奖章出席。负责准备这事的民警犯了难:他发现警服的一侧前胸部分,根本摆不下许文有的奖章。于是只好挑“重量级的”别了满满一大襟。许文有开会回来一看,都取了下来,只戴着一枚“全国先进工作者”的奖章赴宴去了。

对于自己的事迹,许文有看得很轻,他说:“我只是做了一名人民警察该做的事”。但是对于案子,他却看得很重。

2003年,一起系列强奸案引起公安部的重视,犯罪分子作案90余起,涉及内蒙古、吉林和辽宁,公安部决定将此案列为部级挂牌督办案件。许文有主动要求把牌子挂在辽宁。挂牌意味着承担责任和风险。其间许文有常常是白天正常工作,晚上到各市检查蹲点抓捕工作,曾经30小时往返北京,一天内跑了5个城市。当年11月,犯罪嫌疑人在辽阳被抓获。

生与死

刑警工作经常要遇到危险。面对生与死的考验,许文有说:“我是头儿,关键时刻我不冲谁冲?”

1999年1月18日,3名犯罪嫌疑人携带着霰弹猎枪,流窜到鞍山市第三人民医院。他们抗拒抓捕,在病房内连开数枪,将房门打了一个碗大的窟窿。许文有穿上防弹背心,戴上钢盔,一手拿手枪,一手握扩音器,朝凶犯占据的病房走去。离病房5米,许文有开始喊话:“我是鞍山刑侦支队长许文有,限你们5分钟内放下武器,退出房间,否则我们立刻采取行动!”声音洪亮,气势如虹。就在许文有第三次喊话时,两名犯罪嫌疑人慑于警威,缴械爬出了病房。

谈起自己从警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许文有给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2002年,在“4·5专案的关键时期,一位老同志的身体不好,仍没日没夜地拼命干。在亲自把犯罪嫌疑人送进看守所后,这位老同志说:“让我躺一会儿,要是起不来了,就给我盖一面党旗。”“他说得那样不经意,却成了我一生刻骨铭心的记忆”,许文有这样告诉我们。

文章来源: 人民网责任编辑: 方圆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