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十一五”期间全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变化的基本特征及启示

文章来源: 中国网时间: 2012-12-27打印|纠错|发表评论|官方微博

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是由9个二级指标、25个三级指标和210个四级指标组成的综合评价体系,综合反映了一个省份在经济、科技、教育、财政、金融、资源、环境、政府作用和统筹协调等各方面的发展能力,及其在全国的竞争地位,各方面的发展共同促进、相互制约,共同影响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排位和变化趋势,也表现出一定的变化规律和特征。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发展变化有其内在的基本特征,既有各个省、市、区普遍存在的共性特征,也有不同省情、市情、区情所决定的特殊性,要有效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就需要深刻认识和深入把握这些特征,从而研究和发现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正确路径、方法和对策。

12.1 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提升是各种要素综合累积的过程

表12-1列出了2006~2010年评价期间全国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及变化情况。

表12-1全国各省、市、区2006~2010年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变化分析表

从表12-1中各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的变化情况来看,整体上各省所处的排位相对比较稳定,变化幅度较小。2010年排位处于上游区的10个省、市、区在评价期内基本上都处于上游区,只有湖北省由中游区升入上游区。浙江省、山东省和天津市在整个评价期内排位没有变化,其他如北京市、广东省、辽宁省和福建省的排位也只有1位的波动。2010年处于中游区的10个省、市、区中,只有重庆市和陕西省在个别年份处于下游区,其他省份在评价时段内始终处于中游区,但相对于上游区省份而言排位波动幅度有所加大,相互交替现象比较突出。这反映了处于中游区的各省份经济综合竞争力非常接近,相互之间的差距很小,没有形成明显的竞争优势,排位很容易发生变化。2010年处于下游区的11个省份中,除山西省、吉林省由中游区降入下游区外,其他省份排位没有明显变化,基本都处于下游区,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缺乏竞争优势,要在短期内升入中游区难度较大。这说明,尽管在“十一五”期间我国区域经济竞争格局发生较大变化,但竞争优势是长期积累和提升的结果,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具有一定的稳定性。

当然,经济综合竞争力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从变化趋势看,重庆市从2006年的下游区升入中游区,处于持续上升趋势;安徽省从中游偏下逐步上升到中游偏上,升幅比较大;这说明,这些省份的经济综合竞争力得到稳步提升,其排位不断靠前。另外,山西省从2006年的中游位置下降到中游偏下,下降趋势非常明显,这都说明经济综合竞争力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不仅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也是增长速度、人均水平和显现优势、潜在优势的综合竞争。

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变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十一五”期间上中下游区段的区隔并不是非常明显,上一区段的最后一位,与下一区段的第一位的分值差距很小。一方面,这为下一区段的省份升级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也表明,现阶段的省域经济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一些处于上一区段末端的省份都将面临处于下一区段顶端省份竞争升级的风险,稍有懈怠就有可能降入下一区段。

12.2 宏观经济竞争力是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最直接体现

宏观经济竞争力由经济实力竞争力、经济结构竞争力和经济外向度竞争力三个方面体现,其主要指标都是产出、收入、投资、消费、进出口和产业结构等反映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体现各省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实力的主要方面。图12-1和图12-2分别显示了2006年和2010年全国各省、市、区宏观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对比情况。

图12-1 2006年全国各省份宏观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对比图

 

图12-2 2010年全国各省份宏观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对比图

各省的宏观经济竞争力和经济实力竞争力排位都非常接近,有的省份完全相同。这种高度拟合的效果说明宏观经济竞争力是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最直接体现,也就是说,各省在提升经济综合竞争力的过程中,宏观经济竞争力也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12.3 产业经济竞争力是推动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上升的重要驱动力

农业、工业和服务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三次产业是国民经济的主要载体,产业经济的发展是经济增长的动力,而企业更是国民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没有产业的发展,就没有国民经济的发展,产业没有竞争力,国民经济也不会有竞争力,由此决定了产业经济竞争力是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图12-3和图12-4分别描述了2006年和2010年全国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变化受产业经济竞争力影响的情况,横轴是根据当年产业经济竞争力排位顺序列出的各省份,纵轴是相应各省份的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

图12-3 2006年全国各省份产业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关系图

图12-4 2010年全国各省份产业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关系图

从图12-3和图12-4可以看出,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和产业经济竞争力基本上是同方向变化的,也就是说产业经济竞争力排位比较靠前的,其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也比较靠前;反过来,产业经济竞争力没有优势的省份,其经济综合竞争力也缺乏优势。产业经济竞争力大幅度提升,会成为推动经济综合竞争力上升的中坚力量。因此要大力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必须紧紧抓住产业经济竞争力这一关键环节。当然,这种密切联系也有例外情况,少数省份出现两者排位差距明显的情况。例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产业经济竞争力有相对优势,而它的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相对比较落后;福建省和重庆市的经济综合竞争力具有一定优势,但它们的产业经济竞争力排位比较落后。

12.4 知识经济竞争力和政府作用竞争力是推动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提升的有效手段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创新是省域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教育发展也为省域经济发展提供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和智力支持,所以知识经济发展是提高省域经济发展速度、优化省域经济结构、改善省域经济效益的有效手段。表12-2列出了全国各省、市、区知识经济竞争力和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排位情况。

表12-2 全国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和知识经济竞争力排位情况

从表12-2可以看出,知识经济竞争力的排位变化对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排位变化有较大影响。2010年知识经济竞争力排在前10位的省份,除了河南省和陕西省,其他8个省份的经济综合竞争力都在前10位;而知识经济竞争力处于下游区的省份,只有内蒙古自治区和重庆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处于中游区,其他9个省份都处于下游区。

12.5 科学发展、和谐发展是保持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竞争优势的重要因素

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评价对象是以省级级别的行政区域划分的,各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提升离不开各省级政府对本省经济发展的宏观调控和指导。各省级政府依据本省域的省情,制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相关政策和规划,实施针对本地发展经济、规调经济和保障经济的措施,对本省经济综合竞争力提升有直接的影响。只有切实落实科学发展观,统筹协调,才能实现省域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没有经济社会和谐发展的保障,没有实现科学发展,就无法持续保持省域经济的长期繁荣,同时也难以保证经济综合竞争力的优势,提升竞争力排位。表12-3列出了2006年和2010年全国各省份政府作用竞争力、统筹协调竞争力与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排名变化情况。

表12-3 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和政府作用竞争力、统筹协调竞争力排位情况

从表12-3中可以看出,政府作用竞争力排在前10位的省份,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大多都处于上游区,只有少数处于中游区;而政府作用竞争力处于下游区的省份,只有陕西省和重庆市比较特殊,经济综合竞争力处于中游区,但也都处于中游偏下位置,其他省份的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处在下游区。大多数省份经济综合竞争力排名与统筹协调竞争力排位比较接近,在评价期末,统筹协调竞争力处于上游区的省份,其经济综合竞争力也大多排在上游区,但吉林省、黑龙江省、江西省、四川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例外;同样,统筹协调竞争力排位处于下游区的省份,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也大多处于下游区,但河南省、湖南省、重庆市、陕西省例外。统筹协调竞争力与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密切关系表明,统筹协调竞争力是省域经济综合发展、协调发展程度的重要体现,要大力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就必须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经济社会统筹协调发展。

12.6 只有不断固强扶优、优化指标结构,才能保持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处于优势地位

表12-4列出了评价期间全国各省、市、区经济综合竞争力四级指标竞争态势结构及其变化趋势,以反映竞争力指标优劣势及其结构对竞争力排位的影响。

从表12-4中可以看出,一个省份拥有众多的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其经济综合竞争力就能在较长时间内保持竞争优势。江苏省、广东省、上海市和北京市等省份之所以在评价时段内始终处于上游区,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些省份都有一大批始终处于上游区的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而且强势指标的数量也是最多的。强势指标的数量以天津市为界,形成了明显的断层,排位在辽宁省以前的省份强势指标数量最多,远远超过其他省份,其经济综合竞争力的优势地位非常稳固,而辽宁省和福建省虽然位居于上游区,但强势指标个数相对较少。当然,强势指标的个数也不能完全决定一个省份在全国的排位,特别是处于中游区和下游区的省份强势指标个数没有明显区别,很多排位比较靠前的省份强势指标个数反而比排位靠后的省份少,而排位在中游区和下游区的不少省份同样拥有一定数量的强势指标。比如,排在末位的西藏自治区,拥有27个强势指标,不但比中游区和下游区省份的强势指标多,甚至比处于上游区的辽宁省、福建省和湖北省拥有的强势指标数量还要多。另外,海南省和宁夏回族自治区也拥有较多数量的强势指标,但排位都在下游区。

综合来看,处于上游区的辽宁省、福建省和湖北省虽然强势指标不多,但它们拥有的优势指标数量比较多,这是排在下游区的省份无法相比的,其他处于上游区的省份也有这个特点。把各省份的强势指标个数和优势指标个数加总后,可以发现,强势和优势指标个数之和越多,其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越靠前。处于上游区的10个省份中,除福建省和湖北省以外,其他8个省份的强势和优势指标个数之和都超过100个,而福建省和湖北省所拥有的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个数之和也超过大部分中游区和下游区省份。所以,强势指标与优势指标的组合,才是决定一个省域在全国的排位是否处于上游区的关键因素。中游区和下游区省份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数量之和都比较少,但区别不大,中游区和下游区的差别体现在劣势指标的数量上。排在第25位以后的省份劣势指标都超过100个,远多于排位在前面的省份。所以,一个省、市、区的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需要依靠更多的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来支撑,反之,劣势指标太多,就会导致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靠后。处于下游区的省份强势、优势指标都比较少,中势指标和劣势指标数量相对较多,劣势指标越多,排位越靠后。

总之,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优势地位的保持和提升,关键在于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数量的增加,从而使劣势指标数量相应减少。因此,一个省份在指标体系中强势指标、优势指标、中势指标、劣势指标的不同结构分布,决定了其在全国的竞争力排位,也为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指明了基本路径和方法,需要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保持强势指标,强化优势指标,减少劣势指标,不断优化指标组成结构,才能保证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优势地位。

摘自《“十一五”期间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 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