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分析报告

文章来源: 中国网时间: 2012-12-27打印|纠错|发表评论|官方微博

 

北京市简称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为历史悠久的世界著名古城。位于华北平原西北边缘,东南距渤海约150公里,与河北省、天津市相接。全市面积16410平方公里。“十一五”期间常住人口从2006年的1581万人增长到2010年的1962万人,地区生产总值从811778亿元增长到1411358亿元,实际年均增长114%,人均GDP从2006年的50467元提升到2010年的75943元。本部分通过对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经济综合竞争力以及各要素竞争力的排名变化分析,从中找出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推动点及影响因素,为进一步提升经济综合竞争力提供决策参考。2010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在全国排名第4位,与2006年相比,排位下降了1位。

1.1 北京市宏观经济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宏观经济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1所示。

表1-1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宏观经济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1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宏观经济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宏观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8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下降了3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下降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经济实力竞争力、经济结构竞争力都处于上游区,经济外向度竞争力处于下游区。经济实力竞争力和经济外向度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下降趋势,经济结构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波动保持态势。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宏观经济竞争力指标组的27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6个,占指标总数的22.2%;优势指标8个,占指标总数的29.6%;劣势指标10个,占指标总数的37%,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大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4个,占指标总数的14.8%;下降指标有18个,占指标总数的66.7%。由于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受下降拉力的影响,2010年北京市宏观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3位。

1.2 北京市产业经济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产业经济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2所示。

 

表1-2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产业经济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2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产业经济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产业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8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下降了2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下降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农业竞争力和工业竞争力处于下游区,服务业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处于上游区。农业竞争力、工业竞争力和服务业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下降趋势,企业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上升趋势。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产业经济竞争力指标组的41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6个,占指标总数的14.6%;优势指标9个,占指标总数的22.0%;劣势指标16个,占指标总数的39.0%,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小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8个,占指标总数的19.5%;下降指标有24个,占指标总数的58.5%。由于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受下降拉力的影响,2010年北京市产业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2位。

1.3 北京市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可持续发展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3所示。

表1-3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可持续发展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3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可持续发展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可持续发展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1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保持不变,在全国处于强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持续保持。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环境竞争力和人力资源竞争力都处于上游区,资源竞争力处于下游区。资源竞争力和人力资源竞争力指标排位呈持续保持,环境竞争力指标排位呈波动下降。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可持续发展竞争力指标组的25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9个,占指标总数的36%;优势指标1个,占指标总数的4%;劣势指标12个,占指标总数的48%,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小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6个,占指标总数的24%;下降指标有7个,占指标总数的28%。虽然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但在其他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下,2010年北京市可持续发展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继续保持在第1位。

1.4北京市财政金融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财政金融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4所示。

表1-4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财政金融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4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财政金融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财政金融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1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保持不变,在全国处于强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持续处于强势地位。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财政竞争力和金融竞争力都处于上游区。财政竞争力和金融竞争力的指标排位都处于第1位,排名基本没有发生变化。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财政金融竞争力指标组的22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13个,占指标总数的59.1%;优势指标3个,占指标总数的13.6%;中势指标2个,占指标总数的9.1%;劣势指标4个,占指标总数18.2%,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大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3个,占指标总数的13.6%;下降指标有8个,占指标总数的36.4%。虽然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但受其他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2010年北京市财政金融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继续保持在第1位。

1.5 北京市知识经济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知识经济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5所示。

表1-5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知识经济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5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知识经济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知识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3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下降了2位,在全国处于强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持续下降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科技竞争力、教育竞争力和文化竞争力都处于上游区。科技竞争力和文化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下降趋势,教育竞争力指标排位没有发生变化。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知识经济竞争力指标组的26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11个,占指标总数的42.3%;优势指标8个,占指标总数的30.8%;劣势指标3个,占指标总数的115%,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显著大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5个,占指标总数的19.2%;下降指标有13个,占指标总数的50%。由于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上升的动力小于下降的拉力,2010年北京市知识经济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2位。

1.6 北京市发展环境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发展环境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6所示。

表1-6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发展环境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6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发展环境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发展环境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5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上升了1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上升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基础设施竞争力和软环境竞争力都处于上游区。软环境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波动上升趋势,基础设施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持续下降趋势。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发展环境竞争力指标组的18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6个,占指标总数的33.3%;优势指标2个,占指标总数的11.1%;劣势指标8个,占指标总数的44.4%,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等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6个,占指标总数的33.3%;下降指标有6个,占指标总数的33.3%。尽管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等于排位下降的数量,但在其他外部因素的综合作用下,2010年北京市发展环境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上升了1位。

1.7 北京市政府作用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政府作用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7所示。

表1-7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政府作用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7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政府作用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政府作用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5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上升了1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上升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政府规调经济竞争力和政府保障经济竞争力处于上游区,政府发展经济竞争力处于下游区。政府发展经济竞争力指标排位处于上升趋势,政府规调经济竞争力和政府保障经济竞争力指标排位没有发生变化。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政府作用竞争力指标组的16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6个,占指标总数的37.5%;优势指标5个,占指标总数的31.3%;劣势指标2个,占指标总数的12.5%,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显著大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7个,占指标总数的43.8%;下降指标有5个,占指标总数的31.3%。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大于排位下降的数量,在上升动力的作用下,2010年北京市政府作用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上升了1位。

1.8 北京市发展水平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发展水平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8所示。

表1-8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发展水平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8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发展水平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发展水平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5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保持不变,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保持。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城市化进程竞争力和市场化进程竞争力处于上游区,工业化进程竞争力处于中游区。工业化进程竞争力指标排位下降了8位,城市化进程竞争力指标排位呈波动下降,市场化进程竞争力指标排位没有发生变化。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发展水平竞争力指标组的19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4个,占指标总数的21.1%;优势指标4个,占指标总数的21.1%;劣势指标6个,占指标总数的31.6%,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大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6个,占指标总数的31.6%;下降指标有8个,占指标总数的42.1%。虽然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但受其他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2010年北京市发展水平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保持不变。

1.9 北京市统筹协调竞争力评价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统筹协调竞争力指标组在全国的排位变化情况,如表1-9所示。

表1-9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统筹协调竞争力指标组排位及趋势表

图1-9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统筹协调竞争力二、三级指标排名变化趋势图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统筹协调竞争力综合排位处于第15位,与2006年相比,排名下降了9位,在全国处于中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呈波动下降趋势。

(2)从三级指标所处区位及变化趋势看,统筹发展竞争力处于上游区,并呈波动下降趋势;协调发展竞争力处于下游区,并呈波动下降趋势。

(3)从四级指标结构特征看,在统筹协调竞争力指标组的16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5个,占指标总数的31.3%;优势指标3个,占指标总数的18.8%;劣势指标有8个,占指标总数的50%,强势和优势指标所占比重等于劣势指标的比重;上升指标有7个,占指标总数的43.8%;下降指标有8个,占指标总数的50%。由于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受下降拉力的影响,2010年北京市统筹协调竞争力综合排位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9位。

1.10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总体评述

从对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及其9个二级指标在全国的排位变化和指标结构的综合判断来看,“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中上升指标的数量小于下降指标的数量,表明下降指标居于主导地位,上升的动力小于下降的拉力。2010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与2006年相比,下降了1位,在全国排名第4位。

1. 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一级指标概要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及其9个二级指标在全国的排位和变化,如图1-10、图1-11和表1-10所示。

图1-10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经济综合竞争力二级指标比较雷达图

图1-11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趋势图

 

表1-10 北京市“十一五”期间经济综合竞争力二级指标比较表

(1)从综合排位的变化看,2010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综合排位在全国处于第4位,与2006年相比,排位下降了1位,在全国处于优势地位。总的来看,“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综合排位呈持续下降趋势。

(2)从指标所处区位看,处于上游区的指标有8个,为宏观经济竞争力、产业经济竞争力、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财政金融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发展环境竞争力、政府作用竞争力、发展水平竞争力,其中,可持续发展竞争力、财政金融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等3个指标为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中的强势指标;没有处于下游区的指标。

(3)从雷达图图形变化看,2010年与2006年相比,面积略小些,各指标分布相对比较均衡。

(4)从指标变化趋势看,在9个二级指标中,有2个指标处于上升趋势,为发展环境竞争力、政府作用竞争力,这些是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中的上升动力所在;有4个指标排位处于下降趋势,为宏观经济竞争力、产业经济竞争力、知识经济竞争力、统筹协调竞争力。

(5)从排位变化的动因看,由于指标排位上升的数量小于排位下降的数量,受下降拉力的影响,“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综合排位下降了1位。

2. 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动态变化分析

“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及其210个四级指标的动态变化及类型构成,如表1-11所示。

表1-11“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排位变化态势比较表

从表1-11中的数据可以看出,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210个四级指标中,持续上升的指标有22个,持续下降的指标有53个,分别占指标总数的10.5%和25.2%,持续上升的动力小于持续下降的拉力;波动上升的指标有30个,波动下降的指标有44个,分别占指标总数的14.3%和21.0%,波动上升的动力小于波动下降的拉力;持续保持和波动保持的指标分别为39个和22个,分别占指标总数的18.6%和10.5%。综合来看,上升指标共有52个,占指标总数的24.8%,下降指标共有97个,占指标总数的46.2%,上升的动力小于下降的拉力,使得“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呈持续下降趋势。

3. 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优劣势结构分析

2010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优劣势统计,如表1-12所示。

表1-12 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优劣势比较表

从表1-12中的数据可以看出,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210个四级指标中,强势指标66个,占指标总数的31.4%;优势指标43个,占指标总数的20.5%;中势指标32个,占指标总数的15.2%;劣势指标69个,占指标总数的32.9%;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的数量之和约占指标总数的51.9%,大于中势指标和劣势指标之和所占比重。从三级指标来看,强势指标11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44%;优势指标7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28%;中势指标1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4%;劣势指标6个,占三级指标总数的24%。反映到二级指标上来,强势指标3个,占二级指标总数的33.3%;优势指标有5个,占二级指标总数的55.6%。正是由于强势指标和优势指标在指标体系中居于主导地位,“十一五”期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才能够始终处于优势地位。

4. 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四级指标优劣势对比分析

表1-13列出了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指标体系中直接影响经济综合竞争力升降的强势指标、优势指标和劣势指标。

表1-13 北京市2010年经济综合竞争力各级指标优劣势比较表

通过对北京市“十一五”期间各级指标中强势、优势和劣势指标的分析,可以明确本区域在该评价期内的优劣势情况。根据北京市的经济发展实际,按照201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部署,拟提出以下增强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基本路径。

(1)固强。强势指标是保持经济综合竞争力竞争优势的强力支撑,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首先必须做好“扬长”的工作,切实巩固强势指标的竞争优势。2010年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四级指标中有强势指标66个,占四级指标的比重达到31.4%,巩固强势指标成为提升经济综合竞争力的重中之重。在巩固现有强势指标的同时,还要下气力做好不断增加强势指标的工作。要注意从上升幅度大且变化趋势相对比较稳定的优势指标中选择一部分进行重点培育,如贸易结构优化度、人均文化教育支出占个人消费支出比重、城市城镇社区服务设施数等,使之尽快发展成为强势指标。

(2)扩优。优势指标是支持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上升的重要动力,在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中处于基础地位。在北京市处于中游区的四级指标中,都有一些持续上升和跨区段跃升的指标,显示了较强的上升活力,要特别注意加强对这些指标的重点扶持和培育,尤其是对那些接近上游区的指标更要精心扶持和培育,帮助其尽快上升为优势指标,如服务业从业人员数、服务业从业人员数增长率、人力资源利用率、现金投入量、财政支出对GDP增长的拉动、工业从业人员增长率等。优势指标中有一些指标波动较大,特别是跨区段跃升的指标中处于持续上升状态的很少,多数稳定性不强,容易大起大落,要特别注意加强对这部分指标的扶持和培育,不断增强其稳定性,如人均公共绿地面积、最终消费率等。

(3)补短。劣势指标是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中的“短板”,不仅制约竞争优势的形成,而且还对其他上升指标的上升动力产生抵消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补短就是增高,减劣也是增优,劣势指标每减少一个,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整体水平也会随之提升一步。一般来说,经济综合竞争力排位越靠后,四级指标中的劣势指标就越多。从提升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内在动力要求来看,补短成为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关键。要注意针对不同指标的不同性质和特点,着力帮助那些处于上升趋势的劣势指标增强上升动力,如工业增加值增长率、人口自然增长率、个体私营企业数增长率、查处商标侵权假冒案件等,及时改变它们所处的劣势地位,促进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整体水平的有效提升。

(4)止降。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是一个由210个四级指标作为基本单位的综合性指标体系,这些指标所产生的上升动力大于下降拉力时,一个省域的经济综合竞争力就会处于上升趋势,形成竞争优势。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的四级指标中都有一批处于下降趋势的指标,这些下降指标对上升指标的上升动力产生了抵消作用,要切实做好这些指标的止降缓降工作。下降指标中有一批处于持续或大幅度下降的指标,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财政总收入增长率、固定资产投资额、所有制经济结构优化度、进出口增长率、出口增长率、实际FDI增长率、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率、农业劳动生产率、农村人均固定资产原值、支农资金比重、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服务业增加值增长率、规模以上企业平均增加值、人均主要能源矿产基础储量、人均治理工业污染投资额、“三废”综合利用产值、职业学校毕业生数、地方财政支出占GDP比重、地方财政收入年递增率、地方财政支出年递增率、中长期贷款占贷款余额比重、报纸出版数、城镇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性支出比重、农村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性支出比重、人均铁路长度、万人个体私营企业数、财政支出用于基本建设投资比重、下岗职工再就业率、工业从业人员占总从业人员比重、人均居住面积、非公有制经济产值占全社会总产值的比重、社会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固定资产交付使用率、人力资源竞争力与宏观经济竞争力比差等。这些指标是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短板”中的“短板”,应有针对性地采取有效措施,制止这些指标的下降,努力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促进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整体水平的上升。同时,既要注意做好中势指标和劣势指标中处于下降趋势的指标的缓降和止降工作,也要重视抓好优势指标中下降指标的缓降和止降工作。

(5)突破。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指标体系的各个指标,是经济综合竞争力在不同方面、不同角度、不同层次的体现,彼此之间不是各自独立,而是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互相作用,互相影响。提升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要注意从那些处于关键位置、影响面大的指标入手,实施重点突破,并可以带动一大片指标的提升。在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二级指标比较雷达图中,经常可以看到个别指标排位下降或长期处于劣势地位,对一级指标的排位提升形成了强力制约,如2010年北京市的统筹协调竞争力、宏观经济竞争力、产业经济竞争力等。因此,提升北京市经济综合竞争力要善于从这些“瓶颈”制约入手,着力去突破、去拓展,这些“瓶颈”突破了,竞争力排位就会有明显提升。

摘自《“十一五”期间中国省域经济综合竞争力发展报告》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 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