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山西9年5任省长 煤矿安全左右政治生命

文章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时间: 2013-02-19
责任编辑: 蔚刚强
我要分享
放大缩小

从张宝顺到李小鹏山西9年间的五任省长

过去9年里,煤炭大省山西创下了主政者更替的纪录——2004年1月至今,山西省府大院五易其主,除已调内蒙古自治区任党委书记的王君,王之前的三任省长任期均未超过两年。

2013年1月29日,山西省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一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李小鹏正式当选山西省省长。位于太原市府东街101号这座古色古香的原“督军府”,正式迎来这9年里的第五位“新主人”。

一直以来,频发的安全事故让山西历任省长如履薄冰。就像一个怪圈,每一次新旧交替,接踵而至的安全事故总令履新者猝不及防。

2004年4月,刚当选山西省长两个月的张宝顺,赶上了临汾市隰县煤矿瓦斯爆炸事故;2006年1月,继任者于幼军当选,2月,晋城市寺河煤矿瓦斯爆炸;2007年12月,刚到山西三个月的代省长孟学农,遭遇105名矿工遇难的临汾市洪洞县瑞之源煤业特大爆炸案;2009年1月,王君当选省长,一个月后,山西屯兰矿难突发,78名矿工殒命。

新晋省长李小鹏也不例外,2012年12月代理省长后尚未满一个月,山西就集中爆发了5起安全事故。

“山西省长谁来干,临汾人民说了算”,这句坊间戏言意味深长。虽然省级大员的频繁调整有着复杂多样的背景,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年,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山西省长的政治生命。

张宝顺:率先启动煤炭有偿开采

2001年9月,时年51岁的张宝顺从北京空降山西,担任省委副书记。此前,张宝顺在新华通讯社任副社长,并有十余年的共青团工作经历。

2004年1月,时任山西省省长刘振华卸任,张宝顺“接棒”。在此期间,山西煤炭行业走出低谷,逐步回暖。也是这一时期,煤矿“多小散乱”的格局和粗放落后的生产方式成为山西发展的硬伤,给山西带来资源、环境、生态等诸多问题。由于煤炭形势好转,此后的“黄金十年”里,山西煤矿安全事故开始屡屡爆发。

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密布于山西全境的小煤矿,彼时大多数是县级或县级以下煤矿,高峰时期超过1万座。虽然经过1998年开始的关井压产和治理整顿,该省煤矿数量已减少到4300多座,但年产量30万吨以上的煤矿仅占总数的8%。

资料显示,2004年山西省煤炭百万吨死亡率为0.98,其中国有大矿0.12,地方国有矿1.28,乡镇煤矿1.91。乡镇煤矿是国有大矿的16倍。

在张宝顺的主导下,2004年1月山西省政府下发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继续深化煤矿安全整治的决定》,首次提出了对该省煤矿进行“资源整合、能力置换、关小上大、有偿使用”的原则和意见。

然而,从无偿到付费,矿权改革推进步履维艰,一度陷入僵局。转机出现在几个月后,突发的矿难加快了张宝顺的改革步伐。

2004年4月30日,隰县梁家河煤矿发生特大安全事故,造成36人死亡。张宝顺当场拍板加快启动煤炭资源有偿使用改革,并将临汾市确定为“煤炭采矿权有偿使用”试点城市。

张宝顺担任省长的2005年,山西先后又发生了死亡72人的朔州“3·19”矿难,以及死亡37人的繁峙义兴寨金矿爆炸事故。

2005年7月,张宝顺转任山西省委书记,直至2010年5月调任安徽,张宝顺在山西任职近10年时间。担任书记的5年里,张宝顺先后与三任省长搭过班子,所幸没有为矿难所累。

张宝顺

2004年1月任山西省代省长;同年2月当选省长;2005年7月至2010年5月任山西省委书记。

张宝顺在山西任职近10年时间,担任省委书记的5年里,先后与三任省长搭过班子,所幸没有为矿难所累。

于幼军:终结9万吨以下矿井

在山西,无论是官场还是民间,于幼军都颇有人缘,赢得了极佳的口碑。

2005年从湖南调任山西的于幼军,曾给山西各级官员与百姓带来无限期许。由于担任过特区深圳的市长,山西各界希望思维超前的于幼军能开启山西民智、扩大对外开放,以扭转山西“傻大黑粗”的形象。

作为欠发达地区,山西一煤独大的产业格局与该省封闭、落后的观念令于幼军夜不能寐,希望早日“破题”。在深思熟虑后,“走出去,引进来”被于幼军作为重要的施政目标提上案头。

在任期间,于幼军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招商引资狂潮,先后在香港、上海、广州三地举办了“港洽会”、“沪洽会”、“珠洽会”。“高看一眼,厚爱三分”的投资氛围日趋浓厚,彻底扭转了外界对山西“把外商打成内伤”的误读,山西招商引资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然而,大开放并没有让矿难止步。于幼军担任省长的两年,是山西矿难的高发期,相继发生了数起特别重大事故。其中2006年发生的大同市左云县新井煤矿井下透水、晋中市灵石县蔺家庄煤尘爆炸、大同煤矿轩岗焦家寨瓦斯爆炸三起事故,分别造成56名、53名、35名矿工死亡。同时期,一次性死亡20人以上的事故也层出不穷,在全国产生了恶劣影响。

为了遏制矿难频发,于幼军先后提出煤炭产量“零增长”、打响“三大战役”(关闭非法小矿;关闭9万吨以下小矿;整合20万~30万吨中型矿,上马一批现代化大矿),并正式发布了省长令——《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和有偿使用办法》。

2007年5月,洪洞“黑砖窑”事件爆发。舆论重压下,于幼军代表山西省政府向国务院作出检查,并向受害者家属致歉,向山西全省人民检讨。

4个月后,已到文化部任职的于幼军没有赶上“中国(太原)国际煤炭产业博览会”的召开,这是山西首个国际性的展会,也是于幼军倾力促成的山西省“重大工程”。当天主持开幕式的是他的继任者。

此后,于幼军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挫折——被撤销中央委员、留党察看两年。2011年2月,于幼军再获起用,担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颇具戏剧性的是,于幼军的继任者孟学农复出前也在该办担任副主任。

无官一身轻的两年里,于幼军远离官场,闲云野鹤般藏身于广东、北京两地的图书馆,著书立说,写下了广受赞誉的《社会主义五百年》。去年12月,广东一家媒体刊发了于幼军的署名文章《图书馆可以助人疗伤治病》,这是他两年来首度向媒体表露心迹。

于幼军

2005年7月任山西省代省长;2006年1月当选省长,2007年9月调离。

2005年从湖南调任山西的于幼军,曾给山西各级官员与百姓带来无限期许。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