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六城市社会质量的调查报告

发布时间: 2014-12-10 15:04:1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孟超  |  责任编辑: 孟超

摘要:

本文基于六城市调查数据,比较分析我国城市社会质量的地区差异状况。数据显示,在社会经济保障、社会凝聚、社会包容与社会赋权四个领域,不同地区的社会质量存在明显的差异。如何通过改善社会政策全面提高社会质量,是我国城市化进程中面临的普遍问题。

关键词:

社会质量  社会经济保障  社会凝聚  社会包容  社会赋权

社会质量(Social Quality)是一套用于衡量社会进步程度的理论和指标体系。社会质量是指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其共同体的社会与经济生活,并且这种生活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提升人们的福利和潜能。

本文的社会质量测量包含社会经济保障、社会凝聚、社会包容和社会赋权四个领域,每个领域又分解出数个一级指标,共有16个一级指标,在社会经济保障领域,包括收入充足性、住房保障、健康与照顾、就业状况等一级指标;在社会凝聚领域,包括信任、利他主义、社会契约、社会认同等一级指标;在社会包容领域包括公民权利、社会排斥、社会支持、社会照顾等一级指标;在社会赋权领域包括言论自由、参与社会组织、权益维护、社会信心等一级指标。每个一级指标下还有具体的二级指标。

一社会经济保障的发展状况

社会经济保障是指人们获取个人作为社会人进行互动时所必需的物质资源和环境资源的可能性。在社会经济保障领域,用来测量的指标包括收入充足性、住房保障、健康与照顾、就业状况等。

(一)居民收入充足性不足,住房、教育、医疗和人情支出负担较重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有余款可储蓄的居民比例在50%左右,有大额余款的居民比例极低;约一半的居民当年的收入勉强维持生活或需要动用储蓄和借款,地处西部的兰州和昆明这几项指标明显高于其他城市。

测量主观收入充足性的另一个指标显示,主观认同家庭收入在本地属于中上层及以上的比例很低;绝大多数人认为自己的家庭收入在本地属于中层,上海、郑州、长春等地该项比例都在50%以上,兰州居民认同该项的比例明显偏低,为42.2%;30%左右的居民认为自己的收入水平属于中下层,兰州的这一比例相对较高,为36.5%;认为自己收入水平为下层的居民所占比例远远高于认为居上层和中上层的总和。

在支出方面,除基本日常开销外,受访者普遍感到住房费用(购房、建房、房租或还房贷)压力比较大,尤其广州和上海两地;其次为子女花费,占支出总额的比例也普遍较高,广州略低;医疗费用方面,中西部城市的支出占比高于东部城市;此外,人情费用也带来不小的压力,尤其是长春居民用于人情消费的比例最高。

(二)居民家庭自有住房率较高,居住环境总体满意度较高

数据显示,80%以上的户籍人口在当地拥有住房,住房面积平均在60平方米以上,其中广州在80平方米以上,昆明约为60平方米,兰州则在60平方米以下。

在居住环境上,受访者的整体满意度较高,尤其对治安、水质这两项满意度最高,除兰州外,其余五城市环境卫生状况满意度较高,上海、长春、昆明三地空气质量满意度较高,但上海、昆明和兰州噪音状况满意度相对较低。在总体满意度上,长春得分最高,兰州最低。

在住房条件方面,约80%的住房拥有室内冲水洗手间,上海、广州的此比例最高;兰州、昆明、上海三地居民居住空间小的情况较为明显;兰州住房产权不明晰(指与开发商、单位或亲属之间存在争议)的情况较为突出;住房存在建筑质量问题的情况总体较为严重,上海、广州和兰州尤为突出。

1   2   3   4   5   下一页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孟超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