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 2013~2014年

发布时间: 2014-12-11 16:52:04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研究所  |  责任编辑: 张静

中国经济通货膨胀需求管理

一中国宏观经济指标预测

中国经济经历1991~2001年与2002~2009年的完整波谷-波谷经济周期,从2010年起重新进入经济周期的扩张阶段。然而,在2009年末和2010年初的恢复性和补偿性高速增长后,中国经济扩张势能弱化,2011年和2012年实际GDP增长速度连续回落。

2013年,中国经济复苏相对乏力,承续2012年以来的平稳和缓增长惯性。中国经济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在逐步退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的同时,努力保持货币信贷和固定资产投资的适当规模,基本逆转2011年以来实际GDP增长速度逐季减速趋势。2013年实际GDP增长速度将接近2012年,从而导致2013年实际GDP水平与其潜在水平缺口继续扩大。不过,中国经济复苏在2013年暂时停滞,并未中断2010年以来总体经济景气的扩张过程而在2013年形成新经济波谷。

2014年,中国需求管理应该适应自主经济增长能力的恢复程度,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促进持续强劲的经济扩张过程,最终实现总体经济景气从萧条到繁荣的周期形态根本转换。这样,通过适应性需求管理的积极操作,进一步平衡国内需求与国外需求、投资需求与消费需求以及民间投资需求与政府投资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使得实际GDP增长速度能够超过其潜在增长速度而逐步弥合实际GDP水平与潜在水平缺口。

依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模型——CMAFM模型,分年度预测2013年与2014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其预测结果如表1所示。其中,主要宏观经济政策假设包括:(1)2014年中央财政预算赤字为9750亿元;(2)2014年人民币与美元平均兑换率为6.03∶1。

二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一)潜在国民收入与国民收入缺口在二元结构条件下,中国经济采取总量生产函数Y=A(t)·K,从而具有类似AK模型的投资驱动内生增长性质。因此,容纳滞后效应的潜在国民收入增长过程Yt=∏ki=1{[Yt-i·(1+δ)i]w(i)},同时具有固定自然增长速度δ和时变年度增长速度。选取时滞阶数k=5,分别在几何级数w(i)=qi与余弦函数w(i)=cos[(i–1)·(π/2k)]的分布概率代表性情形下,使用OLS方法在1983~2012年间拟合中国实际GDP指数的对数线性方程logYt=∑ki=1{w(i)·[logYt-i+i·log(1+δ)]},如表2所示。

1983~2012年,中国潜在国民收入自然增长率在几何级数权数情形下δ=101422%,在余弦函数权数情形下δ=101262%。依据表2的中国实际GDP指数拟合方程,同时静态预测和动态预测1983~2012年中国实际GDP指数而分情形建立1983~2012年中国潜在GDP时间序列,以计算其间中国国民收入的绝对缺口和相对缺口指标,其时间路径如图1所示。几何级数情形超过余弦函数情形的国民收入自然增长率能够指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加速增长的历史趋势,而动态预测情形的中国经济周期相位相对滞后于静态预测情形的中国经济周期相位。

(二)经济周期相位与经济复苏前景

作为增长型经济周期,次贷危机以来中国经济景气的正常化过程应该依次通过转折点tp1、tp2与tp3,分别以(ΔlnY)/dt=0,d[ln(Y/Y*)]/dt=0与ln(Y/Y*)=0标志,如图2所示。依据GDP累计季度增长速度,2009年第一季度为实际国民收入增长速度的波谷位置而构成tp1,2009年第四季度为实际国民收入缺口的波谷位置而构成tp2。2010年第一季度与第二季度,总体经济景气从tp2向tp3前进。从2010年第三季度起,总体经济景气退步于tp1与tp2间。

在古典型经济周期思维下,可能错误定位中国国民收入波谷于国民收入增长速度波谷的tp1处,并且在实际国民收入增长速度接近其潜在增长速度的tp2处,错误判断中国经济景气在国民收入缺口最大时已经正常化,因而困惑于宏观好转与微观恶化对立或者无就业复苏的所谓悖论现象。图3定性描述中国经济景气正常化的前景Ⅰ和Ⅱ,分别因刺激性需求管理政策的提前退出而从tp1和tp2起维持固定国民收入增长速度。在容纳滞后效应后,潜在国民收入受实际国民收入负面吸引而反向“软着陆”,相应地国民收入缺口首先在前景Ⅰ下连续扩大和在前景Ⅱ下保持不变,然后逐渐收敛直至完全弥合。比较潜在国民收入的原始趋势lnY*,前景Ⅱ轨迹lnY*Ⅱ发生截距漂移而保持原始增长速度,前景Ⅰ轨迹lnY*Ⅰ♂进一步发生速度漂移而形成扇形国民收入损失。

图3滞后效应与反向“软着陆”

中国经济SNA体系无法提供国民收入的全面生产、支出和收入指标,缺乏覆盖主要产业部门和企业单位的生产能力利用率统计数据而不能够充分反映资本要素的利用程度,习惯依据生产法国民收入指标测度属于国民经济状态空间不可观察成分(UC)的实际经济周期。由于缺乏类似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经济周期年表(chronology)的权威参照系,这样单纯的国民收入波动测度方法无法事后检验和校准。同时,中国非农业部门的凯恩斯失业与消费不足(underconsumption)均衡状态,其劳动力市场的超额供给与超额需求分别表现为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回流与迁出转移方向或者迟缓与快速转移速度。依据托达罗模型,城镇工资水平W与农村工资水平W是通过城镇失业率u动态平衡的,W·(1-u)=W,从而在W由生存工资外生决定条件下,W是与u反相波动的。不仅现行登记失业率统计脱离劳动力市场的实际供求状况,而且全口径统计城镇失业率在经济波谷位置时可能相对稳定甚至有所下降,将指示虚假繁荣的劳动力市场。

1   2   下一页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张静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