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命运交响曲《二泉映月》

发布时间: 2015-08-27 15:44:34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王志永  |  责任编辑: 孙灵萱

中国网8月26日伦敦讯(记者 王志永)中国传统民乐演出“高山流水 飞越英伦”8月22日在伦敦威斯敏斯特中央大厅奏响。被称为“中国人的命运交响曲”的《二泉映月》由“二胡皇后”宋飞女士倾情演绎,在中国优秀指挥家和作曲家关迺忠先生执棒中国音乐学院华夏民族乐团伴奏下,为听众带来了一首中国人的命运交响曲。

演出之前,关迺忠向中外乐迷饶有兴致地简要了这个曲目得以流传至今的曲折故事。中国网记者通过资料搜索,将这首曲目由来的详细过程做了概要整理:

阿炳 1893年出生于无锡雷尊殿旁的一和山庄,是个私生子。父亲华清和为雷尊殿当家道士,母亲秦氏出身农家,曾嫁秦姓,婚后不久守寡。与华清和的私通育子遭族人唾骂,一年后抑郁而死。阿炳一出生便被父亲送至无锡县东亭镇小泗房巷老家,托族人抚养。母爱和家庭感的缺乏,也为阿炳成人之后的不羁生活埋下伏笔。8岁后带回道观,取名华彦钧,小名阿炳。阿炳极具音乐天赋,10岁随父练敲石击鼓而成为出色的司鼓手;12岁学吹笛子、拉二胡;17岁,正式参加道教音乐演奏。因长相俊俏,琴术高超,阿炳被不少人称作精通音律的“小天师”。1914年,21岁,父亲去世,他子继父业,成为雷尊殿的当家道士,以香火收入为生,但经营不善,又染上嫖、赌、毒等恶习,日渐困顿。34岁那年,他双目失明,只得流落街头,卖艺为生。

阿炳现在的表演,如果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还有点新潮,是有点像RAP的那种格式,是说唱。阿炳每天早上会到茶馆去收集当天的新闻,改编之后下午就说唱给大家听,所以不仅乐曲好听,也针砭时弊,内容也非常有料,所以阿炳的音乐往往是融合了他自己对身世的感怀,也融汇了各种民间的表演艺术。

40岁,阿炳与寡妇董彩娣同居,相伴终生。阿炳死后次年,董也病故。《二泉映月》就是阿炳失明后所作。邻居们回忆:他卖艺终日,仍不得温饱,深夜回小巷之际,常自拉此曲,凄切哀婉,极为动人。

出生在1921年的黎松寿也是无锡人,黎松寿的家和阿炳家离得很近,再加上舅舅是阿炳的私塾同学,黎松寿少年时期就结识了阿炳,当年广东音乐流行全国,祖籍广东且学过广东音乐的黎松寿成了阿炳喝酒聊音乐的好伙伴。1948年冬天,在铁路部门工作的黎松寿到南京国立音乐院进修,向民乐大师刘天华的大弟子储师竹先生学习刘天华十大二胡名曲。储师竹先要考考眼前这位学生的技艺,于是让他拉上一曲。黎松寿随手拉起了一段二胡曲,储师竹立刻被这凄美的旋律吸引了。

“这是什么曲子?”储师竹问。黎松寿告诉他:“这是无锡民间艺人、瞎子阿炳上街卖艺时边走边拉的曲子。”储师竹追问:“这是什么人作的?曲名叫什么?”黎松寿回答:“我问过他好几次,他老说是瞎拉拉的,没有什么名字。”

储师竹迫不及待地请黎松寿再拉一遍,听完后又问他是否认识这位作者。听说两家相距不远而且十分相熟时,储师竹十分兴奋。就在这时,同校任教的杨荫浏教授走了进来,加入了谈论阿炳的话题。

杨荫浏也认识阿炳,而且早年还跟阿炳学过琵琶,抗战爆发后失去了联系。听黎松寿说到阿炳现在生活困难,杨荫浏当场提出要尽快设法将阿炳的音乐进行录音整理,以免失传。

黎松寿按照师傅的吩咐,1950年8月底,他与在中央音乐学院任研究员的杨荫浏等几人带着音乐研究所配发的一台从外国进口的钢丝录音机,来无锡为阿炳录音,阿炳显得十分激动,他说:“我已经三年左右没有奏乐了,乐器也没有了,荒废太久了,让我练上几天,再演奏吧!”杨荫浏、黎松寿等人给阿炳借来了胡琴、琵琶。9月2日晚上,珍贵的录音录下了阿炳的《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等三首作品。第二天晚上,又录制了《龙船》、《昭君出塞》、《大浪淘沙》三首琵琶曲。

录音后,杨先生问阿炳这支曲子的曲名时,阿炳说:“这支曲子是没有名字的,信手拉来,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杨先生又问:“你常在什么地方拉?”阿炳回答说:“我经常在街头拉,也在惠山泉庭上拉。”杨先生脱口而出:“那就叫《二泉》吧!”阿炳说:“《二泉》不像个完整的曲名,粤曲里有首《三潭印月》,是不是可以称它为《二泉印月》呢?”杨先生说:“印字是抄袭而来,不够好,我们无锡有个映山河,就叫它《二泉映月》吧。”阿炳点头同意,于是《二泉映月》的曲名就这样定了下来。

就在录音的二十多天后,已经成为新闻人物的阿炳在无锡市牙医协会成立大会上演奏了《二泉映月》,这是阿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式登台演出。

录音后当月,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专业分析研究,认为阿炳乐曲杰出,演奏精湛,要请阿炳去音乐学院开《二泉映月》和《听松》音乐会,并拟聘请他去中央音乐学院任教。遗憾的是,此时的阿炳已重病缠身,卧床不起。当年12月4日,阿炳吐血离世,享年58岁。阿炳入殓时,家中已无物可带,身旁只有录音时,那把借来的胡琴。

《二泉映月》是阿炳椎心泣血之作,愈久弥珍,回味悠长。在这忧伤而又意境深邃的曲调中,不仅流露出伤感怆然的情绪和昂扬愤慨之情,也包含着对未来卑微的希冀。经杨荫浏记谱整理,灌制成唱片后很快风靡全国。

让《二泉映月》蜚声海外当主要归功于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对该曲的评价。1978年,小泽征尔应邀担任中央乐团的首席指挥,席间他指挥演奏了勃拉姆斯的《第二交响曲》和弦乐合奏《二泉映月》,当时,小泽征尔并没有说什么。第二天,小泽征尔来到中央音乐学院专门聆听了该院17岁女生姜建华用二胡演奏的原曲《二泉映月》,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呢喃地说:“如果我听了这次演奏,我昨天绝对不敢指挥这个曲目,因为我并没有理解这首音乐,因此,我没有资格指挥这个曲目……这种音乐只应跪下来听。”说着说着,真的要跪下来。他还说:“断肠之感这句话太合适了”。同年9月7日,日本《朝日新闻》刊登了发自北京的专文《小泽先生感动的泪》。从此,《二泉映月》漂洋过海,得到了世界乐坛的高度赞誉。

《二泉映月》还被改编成多种演奏形式,如小提琴独奏,弦乐四重奏,民乐合奏等。1985年,此曲在美国被灌成唱片,并在流行全美的11首中国乐曲中,名列榜首。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孙灵萱
 
分享到:
20K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