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卧底微信赌场:赌客一年140万不知输给谁

发布时间: 2016-06-13 08:57:16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赵力  |  责任编辑: 孟超

入局

“押下去的是一串没有感觉的数字”

要进入这样的一个数百人的微信赌局,不需要经过层层暗哨的打量,玩家一旦沾赌,便会不断有陌生人将赌客拉入各色赌群。

28岁的苏龙,14岁离家前往东部某省会城市独自打拼,他是一名销售,工作内容简单:用手机联系客户,协调发货。到2015年,月收入达到两三万元。

一切改变始于2015年5月,有朋友把他拽进了一个400多人微信红包群。

群里并非普通的接龙抢红包:群主将500元分5份发出,抢到最少的两人要分别交给群主298元,庄家抽走96元。两分钟一局,如此往复。

这个“游戏”很快吸引了苏龙,他先后加入3个群。

彼时,苏龙还只把这当成生活外的消遣,可不到一个月,他输了6万块。

原本是移动社交和娱乐相结合的微信“抢红包”,经由一些“创新”玩法,已经滑向了一种新型“网瘾”和网络赌场。据央视报道,有微信红包群一把输赢数万元,当中5%的利润则被群主抽取。

“不玩你就让我去死。”深陷赌局的家庭主妇杨希在一个月里也输了5万,为此她和丈夫吵过无数次,杨希会边哭边强辩:“输了就不能捞回来吗?”

让杨希丈夫心寒的是,她在输光自己的存款后,将首饰和儿子的纪念金坠也拿去当了输掉。

丈夫无奈去派出所举报赌群,但警方并未受理;苏龙也曾在与赌瘾挣扎时,向微信举报相关赌局,也没有收到任何反馈。

苏龙曾以“有事急用”为由,向亲戚朋友们少则五千,多则5万地借了五六十万元,具体借了多少钱,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一年的时间,加上之前自己的积蓄,他一共输掉了140万元。“血淋淋的,押下去是一串没有感觉的数字,玩完才发现输了一大笔,这比现实中的赌场恐怖太多。”

“我是个特别自信的人,但现在我整个人的斗志都被赌局打掉了。”玩和不玩,都让他痛苦不堪。

绝望时,苏龙会怀着压抑倒头睡去,醒后翻身再睡,不愿让自己醒来面对现实。

谜局

躲不掉的“拉人入群”陷阱

苏龙不是没想过收手,如他所说,每次决心不再碰微信赌局,就又有人拉他去玩另一种赌法,一次次深陷,直至输掉了百余万元。

他在今年过年时戒了20天,但很快,又有人拉他入局,没忍住,就又被“卷”了进去。

大额的输赢让这种被称为PC蛋蛋的玩法显得更为疯狂,5分钟一开奖,根据不同群的规则,玩家一局最多可下注数万元,最高可赢到下注额的12倍。

最开始玩时,苏龙曾用300元的本金赚到12000元。“想要赢更多,结果输了,想马上翻盘,结果却越输越多。”

在迫不及待想要翻身的时候,他一局的下注额常常达到数千甚至上万元。在清醒时,他明白这样的玩法并不理智,但当时“打红了眼”,根本不会考虑那么多。

五分钟一把的赌局24小时无间断,他最长时连续玩了一天一夜,这是他觉得微信赌局最恐怖的地方:没有停歇,不限地点,玩家有个手机就能加入,又很难抽身。

游戏中,玩家需要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把钱转到账房,苏龙有两张银行卡,每天最高的转出额度为6.5万,每当玩红了眼,他便无法自控,直至输光当天的转账限额。

时间长了,他开始“挣扎”,在偶尔赢到一些钱后,苏龙就把他们提现,转回到银行卡中,“用转账额度卡着自己,如果不转回卡里,这些赢回来的也会全输掉。”

这种陷入赌局后的挣扎于事无补。杨希玩上了类似的微信赌局后,同样难以自拔。

杨希的丈夫记得,自从妻子被朋友拽入赌群,就像着了魔,手机再没离过手,除了赌钱,做什么都没心情。

4岁的儿子找她玩闹,杨希会一把将孩子推开,一心专注于微信群中的胜负。

下注额也从最初的100元逐渐加码,最多时一局押下2000元,这对一个每月收入只有8000元的北京家庭来说,已经不是小数目。

她一度当着丈夫的面从赌群中退出,但没过几天,又有人拉她进入新的赌群。

2015年9月,泉州警方破获一起“PC蛋蛋”微信群赌博案,名为“刺桐不夜城”的微信群在4个月间涉案3000多万元。警方在一幢别墅内抓获除群主外的7名嫌疑人,缴获20多部用于微信赌博的手机、7台电脑及银行卡等作案工具。

群主刘某钦组织人员,用发红包的方式拉人入群,召集了160多人,最高峰达到300多人。

有圈内人士透露,一些群会定期统计拉手招来玩家的输钱金额,将其中的5%作为酬劳返给拉手。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文章来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 孟超
分享到:
20K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