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本溯源寻千古 混沌初开武当生:上古演天真(三)

发布时间: 2016-12-09 10:37:2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李凤森  |  责任编辑: 森哥

 

三、上古演天真

鲁迅先生说:“中国文化的根在道教”,这句话相当准确地指出了中国文化的源头。规模庞大、内容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是以阴阳五行、周易八卦等众多学说构成的。这些精妙的古文化来源于涓涓溪水的上古,从有图腾记载开始,上古的先祖们从实践中观察天体的运行,从而产生了星象学而知道天文,观察自然界周而复始的变化而产生阴阳五行,观察自身身体的现象产生了经络学,观察自然界其他物种的习性及规律而产生仿生学,所有这些古文化的产生都充分说明上古先民在不断学习自然、应用于自然、尽可能的掌握自然……然而,所有这些万古绝学都来自于一个原因——生存!生存这个当今被称为养生的词汇,对于当今医疗技术发达的今天,仍然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课题,而在远古时期就更是一个时刻必须面对的难题。为了更好地生存,先人们不断地探索,追求更完美、更实效的方法。从原始无意识被动的“大舞”到有意识、有目的主动的“练形”,从单一的灵动,到主动地模仿自然界的各种生灵,先人们跨越了无数个春夏秋冬。

《黄帝内经》开篇就论述了上古先人们的养生保健方法:“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这段著名的记述十分清晰地记录了上古先民采用的养生方法,就是独立于天地之间,把握住阴阳的变化,保持全身肌肉犹如一体的站桩功的境界。这种养生的方法在武当太乙内功文化中,笔笔皆是。如:武当太乙“罗汉醉酒图”中的“罗汉抱腹桩”,要求两脚踏着大地,身体屹立在天地之间。双手合抱小腹下,行吐纳、观想等内功心法。虽然从功法名字上带有后来佛教的影响(功法名字应该是为后期传承者所改或所加),但从其功法本身的特性看,其朴实无华简单实用的功法明显带有先秦上古时期的痕迹,这些功法从桩架结构,行气方法等内在意识的运用,都可以佐证《黄帝内经·上古天真》的论证。有关这些文化的现象,还可以从远古的“图腾”上窥见鸿麟泥爪。   

1975年,青海乐都地区出土的文物双耳彩陶, “双耳彩陶上有一彩绘浮雕人像。塑像二目微闭,口张大近圆形。腹部隆起,双脚平放略比肩宽,下肢弯曲成蹲裆式,双手张开置腹部两侧。就人物的动态而言:二目垂帘状似凝视守神,圆张之口似气功吐气过程发生“呵”声,显然是在进行呼吸精气。双手的姿势、蹲裆式的架子则表现出站桩功气沉丹田的神态。”(中华气功进修学院—中华气功学教程)这个彩绘浮雕的形态与武当太乙内功文化《罗汉抱腹桩》的桩架结构完全相同。直接证实了《黄帝内经》中有关上古真人养生的论述。同时也表明:武当太乙内功文化的“呼吸精气,吐故纳新,独立守神,肌肉若一”的内修思想,早在4——5千年前,黄帝时期的马厂文化时代就已经完备形态。

在先秦诸贤中,最著名的养生家非彭祖莫属。《庄子·刻意》中记载:“吹囗(左)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此道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在众多的史料中都记载上古时期的养生家——彭祖,在修炼界看来,彭祖不仅是有记载以来,中国传统养生术的鼻祖,而且是华夏远古文化承前启后的重要传接性的代表人物。后世各家学说的养生精华均来自此人,道家尤以此人为宗,他提倡的“吐纳、导引”“熊经鸟伸”等一系列的养生要旨,影响了后来几千年的中华练养文化。

武当太乙门内功文化中,有相当多的功法,都直接或者间接地体现上古文化的神韵。如:彭祖的《灵龟胎息法》、《鹤形》以及《蟾月图》等内功文化,作为上古文化的重要代表,具体地展现了上古先人诸多的文化内涵。它们当中大多都是建立在彭祖仿生学的基础之上,甚至直接来源于彭祖,如:鹤眠三式、灵龟胎息三式、熊形三式。

《灵龟胎息法》秉承道家的“复归于婴儿”,模仿的是“婴儿”在胎内的呼吸,是一种特殊的呼吸方法。在没有食用外来有质食物的情况下,依靠自身的肚脐进行呼吸,从而保证身体的健康。当“凡息”尽的时候,“真息”才出现。“真息现,则周天开” “周天开,则内气行,而大药生”。

太乙门中彭祖所传的“灵龟胎息大法”从模仿灵龟采天地宇宙之灵气,吸日精月华之精微开始,进而进入冬眠停止“外息”,此时启动“胎息”,进入“凡息尽,真息动”的先天龟息真境。由此大周天开通,积累“大药”步入登顶成圣之途。“灵龟胎息法”将上古的养生术中的练形导引、呼吸精气、凝视守神等多种方法融为一体,体现了上古养生术简单、实效的特性。

龟是中国古代四灵之一,四灵中唯一的可见生物。对龟的崇拜,来源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生殖繁衍崇拜,及向往长生久视的美好理想。有关“龟能行气”的生理特点,在《史记龟策列传》中早有记载:“南方老人用龟支床足,行二十余岁,老人死,移床,龟尚不死。龟能行气导引”

“鹤眠一法开督脉”这是对彭祖“鹤眠”一法内涵最贴切的解释。彭祖所传的“鹤眠”是武当太乙内功文化中一个主要的“卧功”练习法,在上古的文化领域中,养生家们也被称之为“炼气士” 。按《说文解字》中所解:“炼者;从火,柬声。本义:提炼。”“火”在传统的内炼学说中是一个重要的概念,素有“无火不成丹”之说。“火”的另一个含义即“阳”,“进阳火,退阴符”,所谓“阳火”就是指的督脉之真阳。从古到今,所有道家内练学追求的唯一目的,练成纯阳之体。督脉是人体奇经八脉之一,总督一身之阳经,六条阳经都与督脉交会于大椎,督脉有调节阳经气血的作用,故称为“阳脉之海”,是行大、小周天极其重要的经脉之一。“督脉三关开通难,通了三关证地仙”,彭祖“鹤眠”直行升阳大法,顿开督脉三关,进入周天循行的境界。

《蟾月图》则是武当太乙门的核心功法之一。顾名思义,《蟾月图》即蟾与月亮的彩图,蟾为灵动,其象乃月,月交日映而生辉。“蟾映月象凝神立,顿叫天罡纯阳生”“日月并轮,地天交泰,譬日月经天之法,绳之衡准,气化周宫,纳天象于丹法,融脉气通丹道,仙丹共用,顺逆之别也。”(李兆生先生医宗慧照心传》)《蟾月图》喻蟾禅以现修真之法相,合虚空以成入道之真机。在后世的功法论述上,仍然带有后期佛教的影响,但其功法本身体现的则是古天人合一之说,表大道玄机之密律。“一阴一阳一太极”,太极混化反无极,无极清净归太虚。太虚者;无上大道是也。《蟾月图》一法尽显太虚无上之妙道矣。此法道妙,出于太极,分化无极,道体含义,“尽在朦胧寂静中”体现人天同律之微。寂兮寥兮,其神妙境界只能意会,岂可言表乎?

蟾是上古先人所崇拜的神物,从出土的彩陶文物中证实,早在公元前6000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就已经把蟾用图腾的方式普遍的记录于各种器皿中,考古学家一般把这种现象归于生殖崇拜,而修炼界往往有自己的看法。

“月魄寒辉凝太空、蟾禅何故碍蜻蜓、碧波孕育藏真体、分洪水晓潜阳升”《蟾月图》的歌诀充分了天人一贯的修真要旨,也说明了这个典型的上古文化内涵境界。

武当太乙门内功文化《蟾月图》《灵龟胎息》《鹤眠》等内功修法,再现了上古时期先人们的仿生、象形、崇神等各种文化意识养生的理念。为我们研究上古时期的养生文化提供了十分珍贵的依据,也让我们感悟到上古先民的聪明睿智。(作者:广宇道长)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责任编辑: 森哥
分享到:
20K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