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国情>文学

中国文学在儒家文化圈流传

  韩文版《许三观卖血记》

  日文版《酒国》

  越南文版《步步惊心》。资料照片

“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3月15日,当听到几十位日本汉诗爱好者吟咏起这些中国古诗的时候,旅日多年的日本侨报出版社总编辑段跃中,对中国文学的魅力有了更真切的体会。这场在东京举行的“21世纪诗歌朗诵恳亲会”,除了朗诵以“咏月”为主题的古诗,还邀请到日本知名汉学家石川忠久,为人们解读这些传诵千载的诗作。从2004年起,这项活动已经持续了12年。

由于地理相近、文化相通,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在包括日本、韩国、越南在内的“儒家文化圈”曾广为流传,至今仍余响不绝。近年来,中外交流日益频繁,折射当下中国社会生活、文化生态的当代文学作品,也越来越受到这些国家读者的欢迎。

古韵:中国古典文学在儒家文化圈

“在古代日本曾经流行一种奇特的习俗——不得随便望月。究其根源,居然来自白居易的诗句‘莫对月明思往事,损君颜色减君年’。”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刘晓峰长期研究日本史,他介绍,白居易的诗通俗易懂、隽永深厚,在古代日本最受欢迎,“在当时的日本宫廷中,很多人都是白居易的‘铁杆粉丝’。现在,在京都‘祗园祭’这样历史久远的民间祭祀巡游中,还有叫作‘白居易山’的花车,非常引人注目。在日本的中小学教材中,也有白居易的诗。白诗对日本的影响可见一斑。”

与白居易的诗作一样,《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中国古典小说也在日本影响深远。“这些小说在17世纪就传入日本,古代的日本百姓对书中的精彩情节耳熟能详。其中,又以《水浒传》流传最盛,甚至出现了解释《水浒传》词语的《水浒传解》《水浒传译解》。《三国演义》本来在古代就流传很广,近现代更得到吉川英治等作家的青睐,出现了十余种改写本。”刘晓峰说,到了20世纪90年代,一款名为《三国志》的电脑游戏在日本流行开来,很多年轻人因此成了“三国迷”。

据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海外汉学研究中心教授何明星统计,日本有1000多家大学图书馆收藏了《三国演义》的日译本,而以《三国演义》故事为原型改写、衍生的口袋书、插图本、漫画绘本在日本有4000种以上。

“越南人有崇拜关公的信仰,对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的故事非常熟悉。”越南胡志明市国家大学讲师张家权说,在越南语中,有些日常用语就来自中国古典文学,比如,用“曹操”比喻生性多疑的人,用“猪八戒”比喻好吃懒做的人。而《金云翘传》这部在越南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作品,就是以中国章回小说《金云翘传》为蓝本经过艺术加工创作而成的。

因为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的热播,剧中男主角都敏俊的“人生之书”《九云梦》为人们所熟知。其实,诞生于李氏朝鲜时期的汉文小说《九云梦》,不仅在故事情节上借鉴了中国传奇小说的元素,而且全书的历史背景就设定在中国的唐代,书中大量成语、典故和社会风俗都带有明显的中国文化印记。

今声:中国当代文学在儒家文化圈

2015年1月,韩国导演河正宇执导的电影《许三观》上映,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这部由中国作家余华的小说《许三观卖血记》改编而成的电影,让不少国人感慨:在影视产业发达的韩国,竟然能看到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身影。

早在1999年,《许三观卖血记》就在韩国翻译出版。其后,余华的《活着》《世事如烟》《兄弟》《第七天》等小说也陆续在韩国出版,余华随之成为韩国读者最为熟知的中国当代作家之一。此外,莫言的《生死疲劳》、苏童的《碧奴》、毕飞宇的《青衣》、张炜的《古船》等大批中国当代知名作家的作品也都被介绍到了韩国。

日本从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系统地译介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15卷本的《现代中国文学全集》、20卷本的《中国现代文学选集》、12卷本的《现代中国文学》、13卷本的《现代中国文学选集》,几乎囊括了中国现当代所有有代表性的作家和作品,培养了一大批关注和喜爱中国文学的日本读者。2012年,日本汉学家饭塚容参与组织编译的10卷本《Collection 中国同时代小说》出版。这套书收入了阿来、王小波、韩东、苏童、刘庆邦、迟子建、方方等十位当代作家的作品。据中国翻译家李锦琦介绍,日本还有一个成立于1976年的民间团体“《人民文学》读书会”。读书会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都是中国文学爱好者。他们每月举行一次读书活动,专门研讨《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作品,分享心得。

“1978年以来,日本、韩国、越南等国家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度和重视度在不断攀升。”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李朝全说,这些国家有一批翻译家、汉学家、评论家、学者对中国当代文学具有浓厚兴趣,陆续翻译介绍了大量的作品,特别是实力派中青年作家的作品格外受到重视。

近年来,通过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东京国际书展、首尔国际图书展等平台,中国出版机构与相关国家的文学版权交易不仅越来越活跃,而且逐步走向规范。与此同时,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输出的繁荣成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新现象。晋江文学城网站已向越南输出200多部作品的版权,并与日本、韩国的出版机构开展合作。网络文学作家桐华的《步步惊心》成为韩国的畅销书,当年明月的代表作《明朝那些事儿》也出版了日文版、韩文版。

“可以说,网络文学输出对象国和地区,首先是儒家文化圈,即日本、韩国、越南这些文化传统乃至语言文字都与中国有着深厚渊源的国家和地区。”李朝全这样分析。(记者杜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