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国情>文学

“志人小说”——《世说新语》

志人小说,指记述人物的轶闻琐事、言谈举止的小说。其中“志人”这个名称,是鲁迅从“志怪”推衍出来的。《世说新语》是志人小说的代表作。

《世说新语》是记载汉末魏晋时期士大夫阶层言语行为的一部笔记体小说。

自汉朝末年,经三国魏晋南北朝,直至隋统一,中国社会经历了长达四百年的动荡时期。农民起义、封建割据、军阀作乱、外族入侵纠缠起伏,绵绵不绝。因为政治的诡谲不定,儒家入世的传统思想基石渐渐动摇,人们开始寻觅另外的精神依凭。鲁迅在其《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说:"…从汉末到六朝为篡夺时代,四海骚然,人多抱厌世主义;加以佛道二教盛行一时,皆讲超脱现世,晋人先受其影响,于是有一派人去修仙,想飞升,所以喜服药;有一派人欲永游醉乡,不问世事,所以好饮酒。"谈一些玄而又玄的道理,服药饮酒,笃信佛道,任性率真,成为当时社会精英们追逐的时尚。《世说新语》一书计有德行、言语、政事、文学、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捷悟、夙惠、豪爽、容止、自新、企羡、伤逝、栖逸、贤媛、术解、巧艺、宠礼、任诞、简傲、排调、轻诋、假谲、黜免、俭啬、汰侈、忿狷、谗险、尤悔、纰漏、惑溺、仇隙三十六篇,除德行、言语、文学、政事属孔门四科,其中有部分传承儒家礼教的内容外,其余篇类大都洋溢着自由浪漫的人生格调,显示了独立自觉的文学内涵。

后世人们所心仪的任性自然,不拘小节,追求智慧的"魏晋风度",在《世说新语》一书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作为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的"魏晋风度",对漫长无奈、风雨飘摇的人生里程,不失为一种甜蜜的安慰。

《世说新语》由南朝宋时的刘义庆和他的门下文人编撰而成。编著者刘义庆(403-444),南朝宋宗室,袭封临川王,曾任荆州刺史、江州刺史等职。为人简约恬淡,爱好文学,所以他有能力编撰此书。南朝梁刘孝标为此书作注,由于宋梁两个朝代间隔短暂,所以刘孝标在注中引证了大量目前已经佚失的材料,刘注与原著一起,对引领我们窥视魏晋时代的生活,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世说新语》开笔记体小说的滥觞,是逸事小说集大成者。含蓄幽默、洗练隽永的语言,为后世人们提供了丰厚的营养。其"记言则玄远冷峻,记行则高简瑰奇"的艺术风格,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中国文学的发展。

《世说新语》通行本为6卷,分德行、语言、政事、文学、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等36篇。内容主要是记载东汉后期到晋宋间一些名士的言行与轶事。书中所载均属历史上实有的人物,但他们的言论或故事则有一部分出于传闻,不完全符合史实。此书相当多的篇幅是杂采众书而成。如《规箴》、《贤媛》等篇所载个别西汉人物的故事,采自《史记》和《汉书》。其他部分也多采自前人的记载。一些晋宋间人物的故事,如《言语篇》记谢灵运和孔淳之的对话等,则因这些人物与刘义庆同时而稍早,可能采自当时的传闻。

在《世说新语》中,记言论的篇幅比记事的更多些。记言方面有一个特点,就是往往如实地记载当时口语,不加雕饰,因此有些话现在已很不好懂。如“阿堵”“宁馨”等当时的俗语。它在记言方面的另一个特点,是常常能通过几句话,表现人物的性格。如在《尤悔篇》里,桓温说:“作此寂寂,将为文(晋文帝司马昭)景(晋景帝司马师)所笑。”接着又说:“既不能流芳后世,亦不足复遗臭万年耶!”这几句话,活画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权臣的心理。

由于《世说新语》所载都是经过选择的精彩片断,特别注意语言的提炼,比一般野史杂事更富于文学性。许多故事只用寥寥几笔,就勾画出一个人物形象,有很高的概括力。如《忿狷》篇写王述性急,吃鸡蛋时用筷子刺不破壳就发怒,以至用脚踩,还放在口中嚼破后吐掉,不多的几句话,把他当时暴怒的状态生动地表达出来。再如《雅量》篇里写淝水之战时谢安的镇定自若:

谢安与人围棋,俄而谢玄淮上信至,看书竟,默然无言,徐向局。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

有些人物的几个小故事,散见各篇,合起来就可以相当完整地见出一个人的性格。

《世说新语》的文字,一般都是很质朴的散文,有时如同口语,而意味隽永,在晋宋人文章中也颇具特色,因此历来被人们所喜爱。其中有些故事后来成为通行的成语典故,如“捉刀人”、“传神阿堵”、“坦腹东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