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网站虚假信息轻松过审 前员工:“婚托普遍”

发布时间: 2017-09-13 07:07:22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王飞翔 刘经宇  |  责任编辑: 蔡彬
分享到:
20K

认证信息随便改秒变高富帅

今年7月,嘉嘉注册成为世纪佳缘的一名女性会员,“我个人非常注意对方的认证信息,如果什么都没有认证,长相再帅我都不会主动打招呼。”她所说的认证包括身份认证、学历、职业、财产等信息认证。

记者发现,即便通过认证也并不一定意味着信息属实。

记者在世纪佳缘的个人信息栏目中选择了“大专”学历之后,从网上随便找到一张西安某大学女生的学士学位证书照片,上传后进行“学历认证”,最后显示结果为“认证通过”。

该学士学位证书上的姓名、性别、头像等信息与记者注册时填写的资料并不一致。

学历认证通过后,记者的诚信等级栏中“学历”一栏的图标显示“已认证”。随后,记者将个人公开信息栏目中的“大专”学历改为“博士”,保存成功,但没有提示再次认证。

也就是说,当其他人浏览记者的个人信息时,会看到记者的学历为“博士”,并显示“已认证”。

“这也太假了,怎么可能会通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平台认证的博士。”得知此事的嘉嘉发来一个“夸张”的表情。

与“学历”认证一样,职业认证、身份认证也同样可以蒙混过关。

世纪佳缘对于职业认证依托于职场社交APP脉脉的信息。记者注册了脉脉账号,填写资料时称自己是浙江某公司的UI设计师,且毕业于吉林省一所高校。这些资料包括照片与记者在世纪佳缘注册的资料完全不一样。

当记者在职业认证中输入脉脉的账号信息后,系统随即弹出“认证通过”的提醒。

相比学历、职业等信息还可以认证,婚姻状况等信息则可以随便更改,记者一开始选择“未婚”,之后又改成“离异”,照样审核通过。

百合网的认证情况也差不多,记者根据已注册的脉脉账号完成了职业认证以及芝麻认证、手机认证等,除学历认证因系统升级无法进行之外,其余四项验证悉数通过。

记者随后再次更改了基本资料,成为一名在东部沿海城市工作,月入5万、有房有车、经过平台实名认证的未婚“高富帅”。

前员工自曝婚托普遍存在

在一些婚恋网站中,除了个人信息可能作假,注册用户花钱见到的相亲对象也有可能是婚托。

曾在珍爱网和世纪佳缘工作过两年的晓晴说,“婚托是普遍存在的。”

在这两家婚恋网站工作时,晓晴主要负责邀约,即筛选出在平台注册过但没有跟平台签订一对一服务合同的用户。邀约他们参加线下活动,从而为红娘推销一对一服务创造机会。

“邀约成功的客户越多,我的收入就越高。”晓晴说,他们也有一套专门的“话术”。“一般会说有个女生(男生)在网站上看到了你的资料,觉得不错想见面。再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有针对性地推销,比如你工资在5000元左右,就给你推荐白领剩女;如果工资在1万到两万之间,会优先推荐形象气质好的经济女。”

另一个常用的理由是以开展大型相亲活动吸引,“总之就是给你很大的幻想,想方设法让你来”。她说。

如果用户受邀约来到现场没看到推荐的异性,晓晴也有应对之法,“一是现场介绍,找一个条件差不多的搪塞过去;再就是随便找个理由说人来不了了。”

据晓晴介绍,这些用户来到现场后将引导给销售红娘在单独房间聊,红娘会通过各种方式让用户签下几千到几十万不等的婚恋合同。

晓晴所说的婚托往往是在合同签订后的服务环节出现。

据记者了解,一般的婚恋合同除了规定服务周期,还会明确推荐介绍对象的次数,而随着合同价格的不同,介绍的次数也不一样。比如珍爱网一份1.88万元的合同,明确在5个月内给用户介绍不少于7个人。

根据合同约定,如果会员觉得介绍的异性不合适,红娘需要在次数内,介绍其他异性直到用户满意。但大多数合同的期限为半年至一年。

“只要撑够这个服务周期就行了,有的销售红娘觉得这个会员没戏,或者她(他)要求的条件很难找,那么红娘就会把自己的人介绍给对方,并明确说不能建立关系,只是凑人数,走走过场。”晓晴说,这种情况下,红娘一般会找亲戚、朋友、熟人等,因为找公司的员工容易被发现。

55岁的吴昕就怀疑自己遇到了婚托。今年4月,她花28800元成为了世纪佳缘的会员。随后,红娘为吴昕匹配到一位合适的男士张先生,可以见面聊聊。

在吴昕看来,她已到了退休的年纪,并不是很在意男方的物质条件,而是希望找到一个在精神上有所交流,有内涵的伴侣。

初见张先生,吴昕感觉对方虽然不太符合自己预想的择偶标准,但还是被其优雅的谈吐打动。在填写评价时,吴昕也注意到张先生的回复是有意想和自己进一步交往。随后双方互留电话,加了微信好友。

回家后,吴昕发现给张先生发的微信他从不回复,这让吴昕产生了疑问,“即使对方没有继续交往的想法,也不至于一条微信不回。”她找到红娘询问情况。

几天后,一直没再露面的张先生突然打来电话指责吴昕,“为什么要为难她们(红娘),她们也是为我们好,红娘还一直在跟我夸你好,我也准备再约你的。”之后对方挂了电话,再无联系。

从初见的儒雅内涵,到这次电话中的“气急败坏”,吴昕发现张先生前后态度转变太大,电话中对红娘也是处处维护。再联想起二人初见聊天时,张先生的问题从不关心吴昕自身的状况,这让吴昕怀疑张先生可能是“托儿”。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中国网官方微信
中国国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