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网站虚假信息轻松过审 前员工:“婚托普遍”

发布时间: 2017-09-13 07:07:22  |  来源: 新京报  |  作者: 王飞翔 刘经宇  |  责任编辑: 蔡彬
分享到:
20K

“烂尾”的红娘服务

26岁的李雁成为会员2个多月后选择了退款。她只被红娘安排见了1名相亲对象,远低于合同要求的“不少于7人”。

今年6月初,出于交友的目的,李雁注册了珍爱网会员,隔天就接到珍爱网一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要给她介绍一位“外贸人士”,“对方说,这个人是一个企业领导,高薪阶层,人很不错,经常在国外旅游。如果想要认识这个人,就要去他们公司的门店。”

到店里后,李雁并没有见到所谓的“外贸人士”,反而是一位自称“心理导师”的工作人员将其带到一个小房间交谈,在接下来的6个小时里,李雁回答了对方有关自己的感情经历、择偶标准,甚至经济状况,包括信用卡、银行贷款等。

最后,工作人员劝李雁办理28800元的“珍爱佳丽会员”服务。

李雁嫌太贵,双方一阵讨价还价后,李雁最终交了18800元成为了珍爱网的“珍爱佳丽会员”。合同承诺5个月内,向李雁介绍不少于7个人。

没过几天,李雁接到了珍爱网红娘的电话,称有一位男士“条件很符合”,邀请李雁到门店见面。双方见面的40分钟里,李雁发现对方只是对自己的工作很感兴趣,所有的聊天内容都是围绕自己的工作展开,每当涉及男士自身的一些情况时,往往是避而不谈,一直到两人结束谈话离开。

在李雁看来,并不能感觉这位男士是以一种“征婚交友”的目的来见面的。

随后,李雁也问过红娘,对方对自己有什么印象,红娘说,“这位男士对你印象不错,但是现在联系不到了,过几天再跟你联系。”但是自此再也没有消息。

李雁说,从6月到8月,珍爱网只介绍了那1名男士,之后再无介绍。她也给红娘打过电话,对方总是说再等等,然后没有下文。她感觉可能不太靠谱,向珍爱网提出了退还会员费的要求。

昨日,李雁表示,在当地消协的协调下,她拿到了珍爱网的退款,因为之前已经见过一个人,所以拿到了全款的七分之六。

在深圳工作的潘虹于2015年7月签了《珍爱网线下VIP会员服务合同》,缴纳会员费28800元。

潘虹记得,红娘当时向她保证,6个月的会员期内会尽全力帮她介绍对象。而且就算会员期过了,也有“赠送佳丽会员服务”的后续服务,也就是会一直介绍。

办过会员以后,她同一个男士相亲,看到对方在见面时需要填写的印象单里对她的评价不错。她也觉得对方不错,可以相处试试。

20分钟的见面结束后,她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红娘,红娘却劝她,“哎呀这个不够好,后面还有更好的。”

后来,潘虹试着主动在微信上联系该男士,但对方的回应很冷淡。

6个月服务期内,她见过五六个人,但都没有太合适的。潘虹说,服务期过后,签合同时承诺的“赠送佳丽会员服务”也没有兑现,红娘不再管她。

骗婚事件屡有发生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不法分子也利用婚恋网站“骗婚”。记者以“骗婚”、“婚恋平台”等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到了逾千条案例。

2017年7月24日,新疆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通过婚恋网络平台骗婚的案件。

43岁的克拉玛依市居民魏义洋通过世纪佳缘交友网站结识了被害人董某、马某、赵某等四名女性,先后假借木材生意、投资工程等名义,分别多次骗取四名女性钱款。从2013年到2016年,魏义洋先后共计骗取四名受害者90.51万元,用于购买车辆、清偿欠款及日常开销等。

最终,魏义洋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八个月,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

今年7月31日,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花篮托”诈骗案。

2017年2月至3月,广东省兴宁市居民蓝火权、蓝振辉、黄素平通过事先商量,由黄素平通过百合网、有缘网、世纪佳缘网等婚恋网站获取单身女子的信息后,提供给蓝火权、蓝振辉,蓝火权、蓝振辉便在租住的位于梅州市梅江区梅江三路秀娜楼304房、305房内,以虚构的“赵某”、“李某”等身份通过打电话、发手机短信等方式假装与单身女子谈恋爱。

在获取单身女子的信任后,便谎称自己即将开家具城等理由要求对方送花篮、花牌等以示庆贺,并互相假扮“父亲”、花店老板角色与该女子通话交流,以骗取他人财物,待骗局被识破后,就立刻更换联系方式,从而使对方无法再与其联系,该诈骗方法又被叫做“花篮托”骗局。

最终,蓝火权、蓝振辉、黄素平等三人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到10个月不等。

晓晴说,她之前在婚恋网站工作中碰到过骗婚的情况,“男的拿了女方几百万元跑去加拿大了,女的就来店里闹。我们要是知道他是骗子也不会让他进来啊。”

但在北京安杰(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潘翔律师看来,如果用户使用虚假证件注册成功,而平台疏于审核,没有把好关导致消费者权益遭到侵犯,平台就有过错,应该根据过错责任大小,对损害的结果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今年6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规定,所有的第三方网络服务平台必须要确保用户是实名制注册的,平台要审核用户提交的手机号码或身份证件等相关信息,并且要确保这些身份证件的真实性。

(文中嘉嘉、晓晴、潘虹、吴昕、李雁均为化名)

   上一页   1   2   3  


中国网官方微信
中国国情